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我是学外语的
但是不做翻译
学的也不是英语要做也不会做英翻
以及我做翻译要收钱,从不当志愿者
谢谢

最近在看英国诗人nayyirah waheed的诗集《salt.》
今天读到的这篇被我开了cp滤镜,分享一下
the hard season
will
split you through.
do not worry.

you will bleed water.

do not worry.

this is grief.
your face will fall out and down your skin
and
there will be scorching.
but do not worry.
keep speaking the years from their hiding places.
keep coughing up smoke from all the deaths you have died.
keep the rage tender.
because the soft season will come.
it will come.
loud.
ready.
gulping.
both hands in your chest.
up all night.
up all of the nights.
to drink all damage into love.

预言家日报今日头条:美国消费者联合起诉德国格林德沃集团

我真的搞不懂lof的g点在哪儿
放个微博🔗吧:https://fx.weico.net/share/45089583.html?weibo_id=4308536810940719
微量GGAD
吐槽向报社风(真的报社不是那个报复的报社)

【坑】EC的坑

嗯……因为当初自己作死的原因挑了一个real难写(对我是这样)的题材,再加上因为考试的原因断更了几个月,就完全写不出来了………………

我想如果我还会继续写下去的话也不会再连载了,所以大家不用守着我了,如果我填坑了,我会直接公开TXT的,微博那边会艾特主页君转发,所以真的不用守着我这条什么粮也不会产的咸鱼了quq

谢谢之前一直追更的小伙伴,非常惭愧_(:зゝ∠)_

瞎几把摸摸
这个场景real戳我,可惜几年没动笔,已经不会画画了_(:3」∠)_
Diana看向Steve的眼神是带着好奇的纯真试探
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就好了

I Have to(影评)

今天下午刚看完。

整部电影映像最深的几句台词和场景分别是戴安娜离开天堂岛之前女王对她说的那句“你一直是我最爱的,而今后你我最深的悲伤。”

她因为爱她而一直禁锢她,最后却不得不放她走,不是因为她愿意,而是因为她做不到。

她本应该是无私的女王,却对女儿有着最自私的爱。

然后是戴安娜收到女人求助后脱下斗篷爬上梯子推进战场。

斯蒂夫告诉她,救不了所有人,所以只能选择放弃。

戴安娜是天真直接的,她只知道她看见了罪恶,她收到了求助,她的心告诉她她要救人,于是她就那么做了。

她不懂人类的策略,不懂战场上的取舍,不懂的太多。

她只知道,当有人求救时,有人需要帮助时,她应该伸出那只手。

或许只...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

第二十章

Four years ago:

Hank看着快凑到他鼻子下面的一大杯,不,应该说是一大桶啤酒,有点发晕。

他试图和要灌他酒的Raven求饶,但是对上她兴味盎然的双眼又瞬间投了降,乖乖接过来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喝了下去。

果不其然,这么一桶啤酒下肚,本来就已经微醺而且还高度近视的他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Hank?你还好吗?”Raven关切地扶住他,伸出两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是几?”

“唔……三?或者是四?”Hank皱眉,他的两个眼瞳开始涣散,“Raven你别动,我看不清了……”

他伸手要去抓“晃动的”Raven,结果扑了个空,倒在桌子上不动了。

Raven推了推他,...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

第十九章

Two years later:

还有不到十天就要开学了,而此时魔法部已经将对大难不死的男孩的诉讼提上了日程。

邓布利多拒绝了其他人的提议,选择与Harry Potter一起单独接受魔法部的庭审。

听说吼叫信已经寄往那个男孩的居所了,而自从他们的上次申诉后魔法部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他们透露出的信息不是一个炸弹,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石子,甚至不足以将涟漪扩散至整个湖面。

但是这种平静何尝不是暴风雨前那令人压抑的寂静。

宁静到虚伪。


Charles几乎能想象整个庭审的过程。从一开始魔法部就会咄咄逼人,而Harry是无法忍受他们为了维稳而做下的判决,最终魔法部...

看了一篇AO3上的EC短篇小黄文……色气max,就是太短小了,作者用词美妙非常,本来有点想动手翻译一下的,发现很多用词美妙且微妙,恐怕以我的能力理解还好但是翻译实在是太委屈这篇文了【捂脸】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 and some love

第十八章

Six years ago:

“你想起什么了吗?”

“唔……”Charles闭着眼睛努力思索,他到了现场以后脑子更乱了,倒不是因为毫无线索,反而就是因为处处都是线索却无法串联起来而导致他有些头疼。

他把项链放在摊开的手心上,灰扑扑的石头虽然没有生机,但是总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

“我小时候——就是Dora出事的那个晚上——因为Orion晚归,所以她出去找他了,”Charles说,“她出门前跟我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记得……或者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为我忘了,她跟我说,小心镜子。”

“我应该没有忘记的,从第一次知道这个镜子开始,我就很排斥它,”他把手握成拳,托帕石的棱角...

啊……不想上课qwq不想细化_(:зゝ∠)_

涂一个X23妹妹(草稿)quq

【X-Men】天国列车

0、

死亡是什么感觉?


1、

Logan睁开眼。

这是他很难得的不艰难的睁开眼——没有宿醉,没有病痛,没有噩梦。

就像他还是历史老师时每个忙着和一群小屁孩斗智斗勇的清晨,只需要从梦境中挣脱,就可以从不是非常柔软的单人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迎接一个平凡而又珍贵的早晨。

但是他很清楚,他死了。


2、

“你可醒得真快。”

他条件反射性地坐起来,防备的姿态在看清说话人的时候瞬间变成了呆滞。

“你……你怎么会?”

“其实我也不想来的,”Scott耸耸肩,他没有戴上他的特制眼镜,“可是其他人都围着教授转,谁叫我我抽签输掉了呢,运气太差。”

“其他人?...

【观后感】金刚狼三:we all have to die sometime

这是一部好电影。

但是我无法原谅。


我爱他们,我知道战士最好的归宿就是战场,他们是平等与和平的斗士,是爱的斗士,于是他们为了自己一直所追寻的希望而战死。

可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战死。

从教授出场开始我就没能忍住眼泪,出门前专门去买了一包纸巾,出来以后只剩下了两张。

他比任何人都美好,世界上最危险的大脑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心灵,最高尚的灵魂,哪怕是上帝都不够资格宽恕他。

逐日号,呵。

多美好啊,追逐阳光,在海上,平静而安详。

最后却是在晨光中被杀害。

他老了,老了以后那么多可能的病痛,为什么一定要是阿尔茨海默病?

如此高尚、讲究、美好的一个人,却要在老了以后龟缩在一个水箱...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

Six years ago:

“很抱歉,Charles,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只有这个了。”庞弗雷女士递给他一对拐杖,脸上挂着歉意。

“不,这很好,谢谢你。”

“如果我更年轻一点或许我可以背你过去,”邓布利多开了个并不好笑的玩笑,Charles和庞弗雷女士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好吧,谢谢你们,不过不用勉强,我知道这不好笑。我几乎没有好笑的笑话。”

Charles花了一些时间适应这个工具,他腋下的肌肉没花太长时间就感到了酸痛,但是他知道时间不多,所以他只是练习了一下该如何在没有双腿的情况下走路就赶紧出发了,他和邓布利多需要避开James和Michael的探望去查看事发现场...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六章

Three years ago:

对于刚刚经过期末考试摧残的学生来说,唯一值得欢呼庆祝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假期了。

霍格沃茨的寒假比之暑假要稍微长一点,在最后一科考试结束后同学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离校了,猫头鹰会把他们的成绩单送达到他们身边,而成绩评分不幸在A以下的小可怜们就要悲惨地在开学时提前到校参加补考。

作为全英国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的要求虽然算不上严厉,但也绝不轻松。

“你觉得你能得多少?我觉得要是运气好变形课我能拿个E,O是不敢奢望了。”

“我还是老样子吧,反正E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所有的休息室都处于半关闭状态了,这几天统计完留校人数以后就要将所有剩...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五章

Four years ago:

魔药教室常年散发着不受欢迎的气味,对于Charles而言这种气味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谁都知道拉文克劳的新任级长是一个格外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即使是在学术氛围浓厚的拉文克劳也不多见,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去找斯内普教授寻求小灶。然而事实上Charles并没有那么热爱魔药课,要知道每次他也不过是擦着及格线低空飞过魔药考试而已。

大家沉默着看着那锅看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药水咕嘟咕嘟冒着粘稠的泡泡,两年来他们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了,Charles发誓他连加了蟾蜍的可怕偏方都试过,只有鬼知道他到底在厕所里吐过几次,或许最后他的墓志铭上会写着,Charles...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四章


Six years ago:

“……他会好起来的……”

“……James……不要担心……”

“……只是一点小问题……”

Charles昏昏沉沉地接收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语句,听声音好像有许多人,又好像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浮浮沉沉好似整个人都坠在云端,想要睁开眼,却总是被疲倦攥住眼皮,无法醒过来。

记忆像是从中间断开了线的织物,糅杂成了一团乱麻,他恍惚着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失眠了,再要思考,大脑就不堪重负般将他的神智拖入一团绵软的泥沼当中,令他的意志不断下沉。

——Charles……

——Charles,小心……

他好像坠入了母亲的怀抱,那些喃喃低语...

不舍昼夜

不久前看人家视频,他说他很遗憾现在有能力了,当年的恩师却已经去世,再也不能报恩了。

我在评论里庆幸,上次返校时去看望老师,他还是走路带风,腿脚快到我在后面追都追不上,下个楼梯拐个弯就追丢了。

之前买了个宋徽宗的字帖,想着下次回去带给他,毕竟千字文才解开版权不久,师傅可能还没有。

虽然早就不是我师傅了,可是师傅喜欢什么,我都还记得。

初中和书法特长考进校的室友聊天,我说我七岁那年师傅把我留下写字不告诉我是要用来展览的,她很惊讶,她说她那时候笔都还拿不稳。

一直以来所有的校办业余书法课,我总能拔头筹,虽然我只在六七岁时跟着师傅学了两年。

记得有个晚上练完字要走,师傅站在客厅的桌前画画,...

【FB】Cure

注意!CP:【NEWTINA】【面包夫妇】

设定为Newt带着Credence回到伦敦,Tina休假,和Queenie与Jacob一起来看望他们。

私设多如狗,跪求各位不要深究_(:зゝ∠)_

 ------------


0、

伦敦难得的晴天出现在雨后。

昨夜下了一整晚的连绵小雨,淅淅沥沥的,Credence窝在温暖干燥的被盖里睁着眼睛怀抱着难以名状的新鲜感听到深夜。

伦敦比起纽约是一个过于多雨的城市,阳光少得可怜,但是却比纽约要明亮许多,或许是因为这里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没有第二塞勒姆,没有拥挤到空旷的房屋。

等他睡到自然醒之后Newt已经出...

【微量Newtina注意】看到好多mummy的梗,灵魂画手忍不住涂了一个吉祥三宝_(:зゝ∠)_

在下并非画手,能理解就行,似乎还拼错了一个单词然鹅并不想再改了……丑到自己都不想再看orz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三章


Now:

Michael把最后一个箱子抱上了楼,James跟在他后面抱了一大口袋的食物,两个人一前一后挤在狭窄的楼道上,呼呼喝喝地试图在不吵到其他邻居的情况下唤醒不知道是不是线路已经坏掉了的灯泡。

用脚踢上了房门后,James看着熟悉的出租屋颇有些感慨,想当初毕业后的傲罗集训生活就是在这栋破旧的麻瓜公寓里度过的,当年的同僚有的放弃了傲罗的工作,而留下的如今都分配给了不同的小组,早就搬走了,只有Michael还在这里继续租住。

“上周Summers他们也搬走了,”Michael把箱子放在地上,“现在这栋楼里就剩下我一个巫师了。”

“现在是我们俩了。”James眨眨眼,顺手...

【GGAD】In Search of Lost Time

盖勒特·格林德沃在姑婆家放下他那少得可怜的行李后就出门闲逛了。

作为以大名鼎鼎的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创始人命名的村庄,戈德里克山谷并没有太过于出名。倒不是说它的名气不够大——但是比起别的巫师村庄,戈德里克山谷始终显得有些不太巫师——这是一个半巫师村落,在这里居住的除了巫师还有麻瓜。所以在巫师界,这个村庄和它实质上应当拥有的名气完全不相符。


十六岁的少年穿着虽然谈不上精致,但是举手投足中流露出的气质足以吸引不少目光,短暂的一圈迅游格林德沃就发现不少少女——麻瓜或是巫师都有——频繁地路过他。

他本人并不会觉得不自在,实际上同学们对他的评价除了疯子还有自恋狂,不过...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设定

比较懒,忘了存文字版,就上图吧_(:зゝ∠)_

之前说好的整理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二章


平安夜是一个温馨的节日。

然而对于那些只有几岁的巫师家的小孩来说,没有什么节日是温馨愉悦的,那些各色各样本该庆祝的节日只在父母口中有几分明亮的色彩,对于他们而言,所有的日子都是一个样的黯然,除了提心吊胆地度过一个又一个日升日落,再无其他。

Charles蹲在床边,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天边明亮的光芒在黑漆漆的夜空中忽明忽灭,他很喜欢这种亮莹莹的光芒,虽然每次燃起的时候就会有人出去,然后在不久之后带着他们匆匆离开那个住处,而在他模糊不已的记忆中,父亲就是在某一次光芒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James刚刚已经抵不住睡意睡着了,Dora把他抱去了他的房间。

“Charles,”Dora...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一章


Three years ago:

雪停了两个小时左右又开始下了,Charles捧了一杯热茶缩在扶手椅里,目光远远地落在窗外的世界,腿上盖了一条毛毯,颜色和窗帘有点像,不过更浅一点。

Hank推门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他犹豫了一下才故意加重脚步好惊扰到Charles,提醒他有人来了。

“平安夜快乐。”Hank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Charles的对面,座位面前摆了一个空的杯盘,好像是早早就准备好要招待他一样。

“马上就过了,”Charles微笑着摇头,“很快就是圣诞节了。”

“唔,待会儿才说圣诞快乐,”Hank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数字,指针滴滴答答地挪动着,不一...

【EC】ABISMO(西幻AU)

第三章

虽然刚刚使用能力窥视到了那群人的部分,但是当那些人真正出现在眼前,Charles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骑着一种长相奇怪的生物,看起来有点像Charles认知里马和骆驼的结合体,躯干覆盖着浓密的毛发,四肢却干净得可怕,暴起的筋脉覆盖在夸张隆起的肌肉上,足有一个小汽车的大小,可怖得令人反胃。

这很明显是一群匪徒。

他们穿着可能是由亚麻布料做成的麻黄色斗篷,很多人裸露在外面的脸庞和手臂都有着纵横交错的疤痕以及繁复的纹身,各种各样的武器由他们背着或是挂在坐骑的侧面,眼神就和BBC播出的躲在岩石底下等待猎物的毒蛇一样阴冷贪婪,让Charles非常不舒服的是,这些人的视线在他的脸上逗留了...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十章


Ten years old:

麦格教授带着他们行到演讲台前就停下了,自己上台走到那个放了一顶破旧巫师帽的旧板凳旁边,把手里卷成筒的羊皮纸拉开。

“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到我这里来,我会把分院帽戴在你们头上,替你们分派学院。”麦格教授拿起那个破旧的帽子示意。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分院帽啊,”James戳了戳Charles,小声道,“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分到一个学院。”

“Raven Darkholme.”

一个金发的小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到椅子前,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坐下,麦格教授把帽子放在了她的头上。

“Right……”分院帽突然张开了嘴,这吓了Hank还有许多不了解这一点...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九章


Ten years ago:

Michael有点不知所措。

他和Erik分离的时间有一点太长了,四年的时间对于孩童来说长得可怕,而且Erik的遭遇使他的性情变化过大,和Michael记忆里那个总是和他一起闯祸捣乱的弟弟完全不一样。

他们在一个月前才通过霍格沃茨的校长邓布利多先生相见。说实话Michael在得知自己能够和自己失联已久的孪生弟弟一同去上学——还是一所魔法学校——之后,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在出发去见Erik前的那一晚他还失眠了。

他还用自己的存款去买了一块小蛋糕,那个蛋糕就在孤儿院所在的那条街上,Michael看上这个蛋糕很久了,它和四年前他和Erik最后一个一

【EC】ABISMO(西幻AU)

第二章


“……yes?”Charles下意识地应了声。绿眼睛的战士像是突然被激活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眼睛里爆发出蚀骨的怒火来,Charles猝不及防地被人捏住了脖颈。

“等等……我……”Charles胡乱地蹬腿,很遗憾地踢空了——他被提了起来。

“Charles,”男人张开了他的双翅,他偏了偏头,脖颈处的肌肉发出骇人的响动,“你让我醒过来,是遗憾当初没能杀死我,要再次尝试吗?”

WTF?!

Charles不受控制地翻了好几个白眼,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现在他大概猜到这个“雕像”是认错人了,那个“Charles”可能是害他变成雕像的仇人,但是绝对不会是他这个剑桥的语言学...

吐槽

OOC总是千篇一律……懒得说了

问题是

是Erik不是Eric啊!!!!!!!!!!

虽然读音一样可是写法区别是有的啊!!!难道小樱小英,小影小颖小尹都踏马一样吗!!!!!!!!!!!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