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第一章)

【注意!】魔法AU,双CP双胞胎设定。

Erik Lensherr(弟弟,斯莱特林)XCharles Xavier(弟弟,拉文克劳)

Michael Fassbender(哥哥,赫奇帕奇)XJames McAvoy(哥哥,格兰芬多)

虽然是套用了一些HP的设定,但是由于我根本不是一个正宗HP粉,所以大概私设会多于HP的设定XD

时间线采用多时间线,每段开头都有标明时间。

第一次产出,多包容XD

-------------

Now:

刺目混乱的光线和颓废糜烂的气息透过有些腐朽的木板和磨砂的窗户提醒着过路的人们里面正进行着热烈的狂欢,大多数人远远地就会避开这个小木屋,只有少数不明就里的人会从他的门口走过,顺便好奇地往里面张望一下。

老乔治坐在街角的阴影处蜷缩着身子以抵御十二月沁入骨髓的阴冷。地上已经铺了一层细密的雪了,街角被他勉强扫了一块小空地以供蜗居。

“该死的鬼天气,”老乔治嘟嘟囔囔地数着破碗里的钱,把里面的石头挑出来扔了,“该死的鬼天气。”

“你好先生,”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虽然碗里不过几枚硬币被他数了一遍又一遍,可是他这样数得很开心,“请问CANNAN BAR是在这里吗?”

老乔治睁着浑浊的双眼去打量眼前的年轻男人。从他得体的打扮就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模样也很漂亮,如果能刮干净下巴下面的胡子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绅士了。

可是对于老乔治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一切都比不过印着女王头像的钢镚。

年轻男人见老乞丐伸出了手,会意地从口袋里摸出了几枚硬币放在他手里。老乞丐拿到钱就笑开了,满是脏污的脸上分不清哪里是头发哪里是污垢,只有黑黄黑黄的牙齿还能漏出点白色。

老乔治指了指东边,懒洋洋道:“过了前面的拐角,最尽头的那个小破屋就是了。年轻人,看在这几枚英镑的份上提醒你一下,那可不是什么好去处,特别是对于你这样的人而言。”

他的笑声像是破了洞的风箱在扇风,年轻人不在意地挑起嘴角笑了笑,直起腰往老乔治指的方向走去,老乔治看他走远,嗤笑出声,裹紧身上的衣服,倒在墙上,嘟囔着骂道:“这该死的鬼天气。”

 

Ten years ago: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造访泽维尔古堡的房顶时Charles就醒过来了。

这是一个对于Charles而言难得安静的清晨,他拿过放在枕头边上的银制怀表看了看,很显然并没有到闹钟该唱歌的时间——现在不过六点过,而因为James的缘故闹钟永远都是早上九点的。

他探出头往下铺看了一眼,James果然仍然一如既往地毫无形象地歪在床上,一只脚还大大咧咧地伸出了床外。Charles好笑地坐起身来,尽量放轻动作下了床,给James盖好被子,自己一个人披上外袍就推开门离开了卧房。

时间尚早,Charles先是去厨房泡了杯红茶,然后给自己和James做了三明治,把哥哥的那份放进冰箱里——毕竟按照James的习惯,多半会在九点的时候把闹钟砸掉然后继续睡到日上三竿。在这之后,有着良好作息习惯的Charles Xavier先生就自己一个人坐到了二楼露台上的摇椅上,配上刚好温度适合入口的新鲜红茶,享受这个似乎千篇一律的早晨。

一只可爱的麻雀试探着攀上了古堡露台的栏杆,Charles微笑着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轻声向他问候:“早上好呀小家伙。”

灰扑扑的麻雀温顺地仍有Charles用手指轻挠他的羽毛,小小的脑袋一点一点的,有时还会轻轻蹭一下Charles的指尖,很是可爱。

然而温馨的场景并没能持续太久,小家伙突然受惊似的短促地叫了一声就逃也似的飞走了,Charles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思考是不是自己刚刚力道没有把握好弄疼了那只小鸟。

不过很快这个疑问就被解开了。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头鹰停在了露台的栏杆上,非常明确,就是这位不速之客吓走了麻雀,而随着这只猛禽的降落,一封信件也轻轻飘到了Charles手上,信封是厚重的羊皮纸,写地址的墨水是翡翠绿色,信封上面没有贴邮票。

“Dear Mr.Charles Xavier&Mr.James McAvoy,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Minerva McGonagall敬上,霍格沃茨魔法学院。”

Charles挑挑眉,拿起信封仔细看,果然有一个盾牌纹章,大写的H周边环绕着四大学院的标志。

“这可真是……”Charles笑笑,站起身来,“看来James该起床了。”

 

Now:

“嘿,你是来干嘛的。”一个耳朵上挂着五个银色耳环的黑发青年拦住了正东张西望的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魔杖指着这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人,威胁道,“这里不欢迎你,小子,赶紧滚出去。”

“兄弟,小心你手里的棍子,”光怪陆离的光线匆匆扫过年轻人的脸,映进海蓝色的眼眸里泛出危险的光,“你妈妈没有教过你永远不要用魔杖指着另一个巫师的鼻子吗?”

“你!”很显然这个青年被他激怒了,脸色开始变得扭曲,“Cru……”

“Expelliarmus(除你武器)!”

当弹出的魔杖插进木板墙时,整个酒吧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五颜六色的射灯还在四处扫射。

年轻人淡定地接受着所有或探究或戒备或不怀好意的眼神,上前捏住已经开始哆嗦的青年的下巴,让他的下颌骨咔咔作响:“钻心咒?这就是兄弟会对一个想来投奔的成员的态度?”

轻蔑地对着青年惊恐的表情笑了笑,年轻人松开手,任由他跌倒在地,冷漠地环视过四周,一字一句道:“Max Eisenhardt在哪?”

 

Ten years ago:

“唔……拜托了Charles,再睡十分钟,十分钟……”James把脸埋进枕头里口齿不清地请求道,“闹钟还没有响呢……”

Charles在床边坐下,道:“好吧,不过我想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先生很可能会等不及就飞走了。”

“飞就飞吧,不就是霍格沃茨的猫……”

James的抱怨声戛然而止,Charles好笑地点点头,故作无奈道:“好吧,那你继续睡吧,好梦,我的哥哥。”

暗红色的被子被James一把掀开,Charles虽然做好了准备还是被窜起来的James拽住肩膀晃得脑袋疼。

“你说什么?你刚刚是不是说了霍格沃茨的猫头鹰?是录取通知书吗?在哪在哪?猫头鹰走了吗?噢我的天啊我应该早起的!怎么办怎么办!”

“James,冷静,冷静……”Charles的话显然没什么用,James已经激动得什么都听不到了,“James McAvoy!我叫你停下!”

“噢……”James被Charles吼了一声一下子就清醒了,尴尬地挠挠头,“对不起,Charles,我太激动了……”

“好了,别那么看着我,三明治我放在冰箱里的,”Charles最见不得James现在的表情了,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学会这么装可怜的,皱着眉瞪着一双蓝眼睛,两眼泪汪汪,似乎你再多说一句他就会立马哭出来了,“我去回信,下午就去对角巷吧。”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Charles!我爱你!”James兴奋地抱了一下Charles风一样的跑开了,Charles只好扯着嗓子喊道:“James,别忘了刷牙!”

“好的Charles!遵命Charles!”

 

Now: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蹲在街角的垃圾桶旁边抽烟,眉头紧锁,带点褐绿色的蓝色眼睛底部涌动着晦暗的情绪,一只黑白橙三色的花猫蹲坐在他的脚边,耳朵时不时抖动两下。

这条小路很少有人来,深夜时分也不过偶尔才会有一两个醉鬼路过。

男人就那么蹲在那里,脚边散落的烟头看得出来他已经这样呆着很久了。

沉稳的脚步声出现时,男人终于不再抽烟了,抽了一半的烟被他夹在指尖,任由火光缓慢地后移,烟蒂不堪重负地落下,在脏兮兮的地面打出更深的颜色。

来人大约是没有料到这个街角还会有人蹲守,吓了一跳,但是看清是他之后又把魔杖收回了夹克里。

火烧到了指尖了,男人扔下了烟嘴,站起身来,花猫仰起头看了看他,尾巴甩了甩,没有动作。

“……Michael,我……”

年轻男人拢了拢自己的黑夹克,紧张地来回舔了好几下嘴唇,一点都看不出他刚刚在酒吧里的凶神恶煞。

“你去了CANNAN?”

“……是的。”

“去找Max?”

“Michael你听我解释,我……唔!”年轻男人语速急促,可是再快的语速也不能让他说完想说的了,他被人一把抓住了领子后背撞到了墙上,突然到来的疼痛让他除了闷哼在说不出话来。

“你他妈很厉害?!哈!英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可能会死!”由于过于激动的情绪让Michael下手失去了轻重,年轻男人没有说话,偏着头避开直视他的眼睛,半长的头发和阴影一起遮住了他的脸,这让男人心里涌起一股无名怒火,他扬起了手,攥紧了拳头,最后还是愤懑地重重砸上了墙壁,“Fuck!”

“I’m sorry,”年轻男人转过脸来,握住Michael砸墙的手,轻柔地用自己的手包裹住他的。复方汤剂已经过了时效了,他恢复了本来的模样,“我只是想去确认一件事,很抱歉不和你打招呼就擅自行动。”

“我们是搭档,James,”Michael痛苦地盯着他的蓝色眼睛,“我很担心你。”

“我知道的Michael,我只是……”James回望进他的眼睛里,因为光线的问题Michael的眼睛变色成了琥珀色,就像是一只大型猫科动物,看着这张脸他情不自禁地就让泪水蓄满了眼眶,“你还在真是太好了,可是,可是Charles呢?他该怎么办,我真的,真的……”

Michael看他的反应,心里一沉,再开口声音也是颤抖的:“你是说……”

“是的,是的,”James点头,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我见到了那个人,Charles的猜想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我真想直接杀了他!”

“你告诉他了吗?”Michael冷静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嘴里的尼古丁味道淡去,泛起的是无法忽视的酸涩苦意,“我是说Charles的事,你有告诉他吗?”

James苦笑着摇摇头,Michael又问道:“那他的事要告诉Charles吗?”

James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才犹如叹息一般地开口了:“我不知道,Michael……”

“我不知道。”

---TBC---

评论(10)
热度(79)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