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一章戳我戳我


第二章


Two years ago:

莹白的雪在一个夜晚的时间悄然铺满了整个霍格沃茨,但是往常热闹的花园和草坪都鲜有人在。倒不是因为冷这种原因——对于巫师而言,会喊冷只能证明你学术不精,另一个事件才是造成正处在骚动的青春期的学生们不能在外逗留玩闹。

要期末考试了。

平日里只有少数热爱钻研的好学生的图书馆和自习室现在已经人满为患了,霍格沃茨的学生一向数量很少,而且由于课时与教室的分散,除了学院聚会,就是期末考试周的时候能在自习室和图书馆看到几乎全校的学生了。

 

霍格沃茨七年级的学生刚刚结束了魔药课的考试,三三两两的少年少女结伴叽叽喳喳地通过走廊,James垂头丧气地跟在Hank后面出了考场,Hank有点手足无措。在霍格沃茨生活了七年时光里经过的无数次考试很遗憾地没有教会Hank如何安慰考砸了的好友。

“嘿James,别灰心,考前我们一起复习了的不是吗?不会太差的。”

“天哪Hank,你管那叫复习?”James瞪大了眼睛,“恐怕那是对于你而言吧!我不过是预习而已。”

Hank瘪瘪嘴,接不下去话了,他一向不是太擅长言辞。还好James及时转移了注意力,因为他看到了从另一个考场出来的Charles和Michael。

“嘿!”James跑上去锤了Michael一拳当做招呼,另一只手有点担忧地搂住弟弟的肩膀,“Chuck,你还好吗?”

Charles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甚至有些虚汗,但是还是对James的关心回了一个微笑,Michael插嘴道:“我想他需要赶快回去休息,考试中途他差点晕过去。”

James皱紧了眉头,看着Charles的眼睛里担忧和自责快要溢出来了。

“我只是坐太久腿麻了而已,”Charles捏了捏哥哥的手,安抚道,“可能是最近学习过于紧张,太久没有锻炼了,有些低血糖。”

Hank自告奋勇可以帮忙背一下Charles,毕竟他力气很大,可是Charles拒绝了他的好意,他要自己走路。不过James并不同意,执意要让Charles靠着他行走,而Charles一向对James毫无办法,只好妥协了。

“下午的飞行怎么办?”Michael道,“Charles的状态恐怕不能应付考试。”

James赶在Charles之前开口道:“当然是请假,我想霍琦夫人会理解的。”

Charles抿紧了嘴,没有再说话。Hank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气氛,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也选择了闭嘴。

 

“请假?”弗立维教授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把羽毛笔放好后摘下了那副几乎挡完了他整张脸的眼镜,“发生了什么事吗,敬爱的先生们,你们要知道这样的话是不能参加补考的。”

“教授,Charles的情况实在太糟糕了,我不能让他去参加飞行考试,”James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如果他面对的不是弗立维教授恐怕他就已经直接扑上去扯着学院院长的领子逼他写批准条了,“恐怕他还来不及完成考试就从扫帚上摔下来把他那珍贵的大脑给摔破了。”

弗立维教授只是沉吟了一下就同意了。不仅是作为拉文克劳的院长先生,而且作为魔咒课的教授,他对于自己的得意弟子的近况再了解不过了,Charles的身体状况的确令人忧心。

“弗立维教授。”麦格教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James和弗立维教授同时回头看过去,麦格教授看清站在桌前的学生并不是拉文克劳而是一名格兰芬多后明显感到了疑惑,“Mr.McAvoy?你怎么会在这里?”

“额,麦格教授,我是来帮我的弟弟请假的。”James对于严厉的麦格教授还是有点发憷,在学院生活的六年多来他很少有机会和麦格教授这样接触,一般这种情况多半是发生在他和Michael干了什么违反校纪的事情后的。

“你的弟弟?Charles怎么了?”麦格教授一下子捏紧了手里的羊皮纸,“我是说,你有带他去医务室吗?”

James注意到麦格教授有一瞬间甚至脸上的皱纹都绷紧了,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了,这让他心里有些怪异:“还没有,教授,不过我让他先回宿舍休息了。”

弗立维教授适时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他把写好的批准条交给James,道:“好了James,下午你托人交给霍琦夫人就可以了——哦,下午的考试是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一起是吗?或许你可以亲自交给她。”

“谢谢你教授,”James把假条塞进自己的巫师袍里调侃道,“Charles现在肯定恨死我啦。”

弗立维闻言大笑起来,对James挥手告别,他还有事要和麦格教授谈。James善解人意地为两位教授带上了门安静地走了,麦格教授不太放心,检查了一遍,确认James是真的离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我想我可能坏事了……”麦格教授叹了口气,“那孩子一定看出来了,从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了。”

弗立维教授安抚道:“没关系的麦格,James不会知道的。”

麦格教授摇摇头,叹道:“看来Charles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可是我们身为长辈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还要去欺骗那些可怜的孩子们,真是糟透了。”

“叹息是没有用的,”弗立维教授也感到了失落,当初的事件会发生本来也是身为学院教师的他们的失职,而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居然连亡羊补牢都做不到,实在是令人沮丧,“Charles是个好孩子,他从没有责怪过谁,我们能做的太少了。”

“纸总归是包不住火的,弗立维,”麦格教授回头望向门口,“James迟早会知道,到时候他会怎么想呢?他也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很了解他,他那么爱他的弟弟,有时候我觉得这样做有点太伤害James了,可是又……我想甚至是在恐惧那一天的到来。”

弗立维教授没有再说话,他站在桌子上伸长了手轻轻拍了拍麦格教授的手臂,他们都知道语言是多么的苍白,愧疚之情从来就没有减少,而且随着日子的前行反而与日俱增,正如麦格教授所说,所有的知情人,除了Charles,恐怕都是恐惧的。

当有朝一日再也瞒不住,那些被他们欺瞒的人看向他们时,眼神里的难以置信,责怪,痛苦,所有的情绪都将成为插向他们心中的一把匕首。

“我们至少能帮Charles向霍琦夫人要到一个免试的A,也不算完全没用不是吗?”弗立维开玩笑道。

“亲爱的弗立维,”麦格教授摇头轻笑道,“那是你,开假条的可不是我。不过我想如果换做是我,至少可以帮他拿到E的成绩。”

两人相视而笑,似乎刚才办公室里的压抑气氛只是一个短暂的幻觉。

但是两人都很清楚,所有他们所恐惧的,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真。

 

Now:

尽管James尽量轻手轻脚地进了屋,可是Charles还是发现了他。James耷拉着脑袋乖乖走过去站在Charles的轮椅前,不吭一声。

Charles并没有责怪他什么,这在James的意料之中——Charles从来不责怪任何人,哪怕是伤害他的人。

然而对James来说,Charles的善解人意和永远温柔的包容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座巨大而又沉重的山峰,压在他的心上,让他难以喘息。他更希望Charles打骂他,不管他有没有做错事,把他心中的所有痛苦、不甘或者别的什么负面情绪发泄在他身上,而不是一个人默默地消受该有多好。

但是Charles不会这样做,永远不会。

总得有一个人打破沉默,Charles指挥自己的轮椅靠近James,伸手捧住他的脸,而James为了让他的手不太累顺势蹲了下来,就像一条温暖的拉布拉多伏在主人的脚边。

“James,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只是大约猜测到那可能很危险,”Charles摩挲着哥哥脸颊上因为疏于打理而变得茂密的胡子,“我没有权利要求你做什么——”

“不,Charles,你可以的,”James打断了他,“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但是你永远不会开口。”

Charles的笑容有些苦涩:“可是那不是你真正希望的不是吗?”

James沉默了,Charles的确很了解他,甚至可能比他本人更要了解自己,但是他说得也没有错,如果Charles愿意的话,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献上自己的生命。

“James,你成为了一个傲罗,说真的,我为我的哥哥如此优秀感到非常骄傲,”Charles继续说道,“傲罗的工作很危险,这我了解,我不会要求你放弃你的梦想,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带着枷锁去做这些事,因为这样会很危险,战士如果在战场上分心的话会发生一些很可怕的事情。我失去了很多,我们的父母,Erik,还有我的腿,”Charles用手指按住了James的嘴唇,阻止他打断他,“可是我并不觉得有谁应该为此自责,一切都是我的选择不是吗?当初我决定那么做的时候我就已经预见到了后果了。”

“答应我,去做你想做的,不要再纠结这些没用的事了好吗?不要让我为你担心,我失去的已经够多了,”Charles重复道,“我只求你一件事,James,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James盯着Charles的眼睛看了很久,他的蓝色眼睛里映进了一双同样充斥着痛苦的蓝眼睛,壁炉的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显得此时的房间格外沉寂。终于,James伸出了手抱住了自己的兄弟,他把头埋进Charles的怀里,脸颊上柔软的羊毛针织衫触感和鼻端萦绕的淡淡香气仿佛在安慰他,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做些什么,比如哭泣,或者诉说些什么,他疲惫地闭上眼睛,妥协了。

“对不起,Charles——让我再说一次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担心的,”James轻声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永远。”

Charles笑出了声,他似乎对这样的道歉感到很满意,胸腔的震动传到了James的脑海里,他也跟着笑出了声。

“那么现在或许就该睡觉了,不是吗?”Charles拍拍James的肩膀,示意他起来,“或者你还想听一下Small和Large*的故事?”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James皱皱鼻子,做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还是应该我讲给你听才是,毕竟我才是哥哥。”

两人最终还是互相锤了一下肩膀,结束了这个调笑。

“做个好梦,James。”

“你也是,晚安,Charles。”

星空仍然充斥着闪烁的星星,一个美妙的夜晚。

 

---TBC---

*:Small和Large的故事就是一美的那个睡前故事XD

提一个问题,因为不想每次都做前文链接,所以我想要不直接单独开一个文的tag,大家觉得怎么样?

PS:把文发到AO3

评论(1)
热度(36)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