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久违的更新……

本章本人不是很满意,反复删了写写了删重复折腾了一周,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现在就这样吧,以后感觉来了可能会撕了重写……实在是抱歉qwq

以及年幼老万总算上线了,年幼鲨鲨不会太远了……

----------

第三章

Ten years ago:

在得知Charles是Xavier家的小少爷之后店员表露出了一种恍然大悟的同情。说实话Charles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不过他比James要更适应这一点——至少这个店员对于他的感受只是同情而不是别的什么,这已经很好了。

“好的Mr.Xavier,我们会帮忙将您的书籍寄往您的庄园,”丽痕书店的店员还是足够专业的,很快就收敛了他丰富的表情,核对信息,“时间过得真快,您和Mr.McAvoy也要去霍格沃茨读书了呢,我想你们一定会是最优秀的学生的,祝你们愉快。”

“谢谢,先生。”Charles不置可否的道谢。他已经习惯这样的恭维了,他和James总是能得到一些特别的夸赞,一切都得托他们亲生父母的福,当然继父先生也是功不可没的,不过毕竟他和James体内并没有属于Xavier家族的血液,所以更多时候他会理解为这是对于他们亲生父母的优秀做出的夸奖。

书店门口挂着的迎客铃发出了一声轻吟,Charles回过头去看,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穿着明显大了许多的旧黑夹克男孩走了进来。

男孩手里已经有一根魔杖了,看来他是先去过奥利凡德的店铺之后才来购买书籍的,Charles对他有些好奇,基于礼貌的那种,他还以为只有他是一个人来购买东西的。

“你好,”Charles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我是Charles,Charles Xavier,你也是一个人来买书吗?”

男孩的表情有些警惕,灰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似乎不愿意和他多说,只是含混地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Charles摸了摸鼻子,说服自己不要在意这次碰壁,尽力展示着自己的友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额……即使你有魔杖还会一些基本的咒语,但是只是一个人的话是没办法把所有需要的东西带回住处去的。”

他斟酌着使用了住处这个词语,而不是家,这个男孩看起来生活得并不好,可能是贫穷,或者是和他一样,失去了父母。值得庆幸,男孩似乎听进去了他的话,看了看已经拿到手上的教科书,问道:“那怎么办?”

“我可以帮你,”Charles调皮地眨了眨眼,“我也是一个人来的,我们一样不是吗?”

男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Charles注意到他掩藏在宽大皮夹克下的肩膀放松了,这表示他放下了戒心:“你好Charles,我是Erik,Erik Lensherr.”

Charles笑着握住他伸出来的手,虽然干瘦,但是很有力度,这是一个要强的孩子。

“不好意思,先生,”Charles对柜员说道,“我想您可以帮忙给这位Mr.Lensherr也寄一下书?”

“噢,当然,当然可以了,”柜员点点头,拿起笔对Erik道,“请问您的地址?”

Erik瞥了Charles一眼,沉声道:“伦敦市金斯路莫利亚孤儿院*【注1】,先生。”

店员点点头,记下了。而Charles则趁着这个时间把Erik还没有找到的课本一并找齐并带到了柜台,笑道:“好了Erik,这些就是全部的课本了。”

他并没有在听到地址后表现出任何吃惊或是同情,这无疑让Erik松了口气。

出了店铺门以后Charles笑着和Erik道别,他并没有提议让Erik去和别的店老板要求寄东西,虽然相处的时间十分短暂,但已经足以让他清楚,这个年轻的Erik的自尊心让他不能忍受别人的同情或是蔑视——或许未来终有一日他能够坦然接受那些藐视,但是恐怕永远都无法接受一些好意的同情。

 

Four years ago:

“你们听说了吗?”一群穿着巫师袍的六年级学生挤在走廊上叽叽喳喳,“就在昨天,那个兄弟会,居然公开挑衅了食死徒!”

“哇!”刻意压低了声音却无法掩饰的惊叹声此起彼伏,人们依然忌惮黑魔王的威名,哪怕他已经战败消失了六年之久,在谈到他座下的食死徒时依然习惯性地压低声音,而这个组织——兄弟会,在这群刚好出生于黑魔王统治时期的孩子们眼里顿时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真的吗,Javier,不会又是在吹牛吧?”一个有着金发碧眼的女生表达了自己的怀疑,“这个组织才刚刚建立多久?他们是疯了吗?”
“嘿,我说的都是真的!”被质疑了的Javier脸都涨红了,手忙脚乱地从自己的巫师袍里掏出了一份皱巴巴的预言家日报,展示到,“你要是不信就自己看吧!”

同学们一下子都把头凑了过去,报纸上的头条赫然就是刚刚Javier说的,新人组织兄弟会公开挑衅食死徒这一排字放得很大,几乎占了快有半个版面。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少年少女们的窃窃私语,“下节课可是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你们是想要迟到吗?”

同学们像是受了惊的鸟儿们一下子就慌乱地散开了,在向他们神出鬼没的级长先生问过好后抱着课本行色匆匆地往魔药课教室赶去,Javier从女孩手里拿回报纸的时候顺便冲对方翻了个白眼,却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拦住了。

“你们刚刚就是在看这个吗?”Charles笑着拿过报纸看了看,“建议你把它收好,斯内普教授可是非常不喜欢他的课堂上出现与学习无关的东西。”

“谢谢提醒。”棕红色头发的男孩皱了皱鼻子,接过报纸,塞进自己的袍子里藏好,紧接着发现Charles没有动身的意思,奇怪道,“级长,你不去上课吗?”

“噢,”Charles微笑着点点头,似乎有点遗憾,“我有点事情,已经请好假了。”

“啊……”男孩苦恼地哀嚎了一声,“真好,斯内普教授居然会同意请假,不愧是Charles啊。”

男孩的重点显然偏离了,不过Charles也并不希望他注意到真正的重点,催促Javier快去上课之后,Charles一个人靠在走廊的墙上,回想起刚刚短暂的扫视结果,叹了口气:“Erik,是你吗……”

 

“怎么样?”弗立维教授见邓布利多放下了魔杖,期待地看着他,“有用吗?”

校长先生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弗立维教授的肩膀当即垮了下来,站在一旁的麦格教深吸了一口气,背过身低下头装作要擦拭眼镜。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的语气有些消沉,这位注重外表的绅士还穿着外出的巫师袍,灰色的袍子上不少地方都被划破了,沾满了灰尘。

“千万别这么说,校长,”Charles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似乎并没有为此感到失望,“我很感激各位为我所做的一切。如果这些失败让你们难过甚至是自责的话,我也会感到痛苦的。”

医务室安静了许久,一种压抑的沉寂萦绕着空旷的房间。

此次邓布利多外出了近三个月才回来,目的就是去寻找制作诅咒化解剂里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具有解除诅咒效力的龙角奎*【注2】。这种特别并且稀有的植物并没有生长在大不列颠的范围内,即使是强大如邓布利多,为了带回这种植物也没能保持自己巫师袍的整洁。

在请斯内普帮忙炼制了解药之后让Charles服下,一切似乎万无一失了,然而经过检查,诅咒的效力仍然存在,它并没有消失。

“我觉得我好多了,真的,”Charles打破里沉默,他跳下床走了两步,站定后使劲儿跺了跺脚道,“之前腿都是麻的,现在我感觉我好极了,甚至可以去参加魁地奇比赛,说不定还可以帮拉文克劳拿到冠军呢。”

“哈哈哈。”邓布利多和弗立维首先笑出了声,麦格教授瞪了Charles一眼,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也笑了。

“不得不提醒你一下,Mr.Xavier,”麦格教授耸了一下肩,故作正经道,“你的飞行考试至今最好的成绩也只是E而已。”

“Mhm……真是一点都不配合。”Charles皱了皱鼻子,做了个十足James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不置可否。他把那种古灵精怪的神气学了个十足十,如果不是校服还是拉文克劳,谁都会以为他就是那个格兰芬多的捣蛋鬼,这让身为格兰芬多院长的麦格教授没有办法再继续矜持地微笑了。

“天哪,你这个样子让我想把你关禁闭,顺便再给格兰芬多扣五分,”麦格教授抱怨道,谁都知道她最头疼的学生就是Charles的那个麻烦精哥哥James,“可是你却是一个拉文克劳!”

“这挺好的,麦格,”弗立维教授笑着打趣道,“你们格兰芬多今年要是再扣分就坐稳最后一名了,到时候你又得难过好一阵了。”

邓布利多笑着起身,走到Charles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你很强大,Charles,不仅仅是你的魔法,而是来自这里的强大。”

邓布利多指了指他的心,继续道:“要知道,能够给予别人力量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做好的事情,而这却是你最擅长的,美好得犹如上帝的礼物。”

“我们都不会放弃希望的,Charles,”邓布利多看向另外两位教授,两人都坚定且温暖地望向Charles,点了点头,“也请你不要放弃。”

Charles慢慢收敛了笑容,他只能抿紧嘴不吭声。邓布利多不仅仅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个足以领导霍格沃茨的优秀老师,一个睿智非凡的长者。Charles清楚的了解到,他看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某些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阴暗,那些消极的、自暴自弃的痛苦,这令他有些无所适从。

邓布利多没有再说什么,他朝另外两位同事颔首,转身离开,边走边嘟囔着道:“这件衣服真是太糟糕了,总算可以换掉它了。”

“校长先生,”Charles往前跨了一步,又迅速地将重心转移回了后腿,看得出来他仍有些焦虑,“我很感激大家为我做的一切,我……我不会辜负这一切的。”

邓布利多看着他年轻的脸庞,缓慢地摇了摇头,言语中透着一股温和的郑重:“Charles,别辜负你自己。”

------------------------------------------------------

注1:该福利院为作者捏造,不过金斯路是真的有的。

注2:此段内容全为作者捏造,请勿当真。


评论(1)
热度(24)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