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五章

Ten years ago:

“我是McAvoy,”James上前一步,指了指Charles,“他是我的弟弟,Xavier.”

“噢,我看看,”奥利凡德先生拿起柜台上他挑选好的几支魔杖之一,递给James,“你看起来和你父亲当初一样的意气风发,时间过得可真快,McAvoy的儿子都来我这里买魔杖了。”

“哇,您认识我们的父亲?”James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接过奥利凡德递过来的魔杖问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是说……我们俩都对他没什么记忆。”

“嗯,一个非常好的人,热情,优秀,勇敢,忠诚,一个非常典型的格兰芬多。”奥利凡德摸着胡子回想着,示意James动一动手,“挥一下试试。”

James点点头,随意地对着空气挥了一下,柜台上的花瓶应声而碎,吓了两个少年一跳。

“好吧,换一支。”奥利凡德先生显然对此见怪不怪了,从容地接过James递过来的魔杖放好,换了一支递给他,“魔杖是一个巫师最重要的伙伴,不仅是巫师挑选魔杖,魔杖也会挑选巫师。”

“唔,这个我知道,妈妈说过,”James接过那支新的魔杖,“有时候在看到的一瞬间就会有感觉,就是它了。”

“是的,是的。”奥利凡德笑了起来,“的确是Dora那孩子说得出来的话,你再试试。”

很遗憾,这一支也并不合适。

“我想想,我想想,”奥利凡德摇晃着脑袋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一个盒子,打开递给James,“樱桃木,总不能再错了。”

James接过这支樱桃木的魔杖,就在指尖触碰到的那一刻他就很确定这是他的魔杖了,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都被温柔的风包裹住了。

“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你的伙伴了,”奥利凡德先生看向Charles,“接下来就该您了,Mr.Xavier.”

“看来Orion留下的那支魔杖并不适合你,是吗?”

“是的,”Charles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攀附着繁复枝蔓花纹的魔杖出来,“我的继父说了,如果我不适合使用,就把他交给您。”

“Orion真是一如既往地财大气粗,”奥利凡德把那根精美的魔杖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我可是很少给人定做魔杖的。”

“这挺好的,”Charles笑笑,“既然不适合我们,就把他交给会珍惜他的主人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父母的找不回来了,我想他们也应该很乐意将魔杖交给您的。”

奥利凡德先生看着Charles挑了挑眉,转身往店铺里面走去:“我想我刚刚拿的那些并不适合你,我得重新找一下。”

James伸手揽住Charles的肩膀,感叹道:“真期待你的,我现在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哈哈!”

“试试看这根,”奥利凡德先生回来得很快,把手上拿着的两个盒子递给Charles,示意他先试试那个看起来颜色更明亮的,“这是黄岑木的魔杖,芯子也是独角兽的尾羽,应该会很适合你。”

Charles依言打开了盒子,第一眼看到这个魔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很喜欢这根魔杖,他笑着对奥利凡德先生说道:“哇,他看起来真漂亮。”

奥利凡德骄傲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这根魔杖是我几年前做的,一直没有舍得卖出去,你先试试看?”

Charles把魔杖拿了起来,奥利凡德仔细观察着,对他道:“还有一根,你把那根也拿出来看看。”

虽然疑惑,但是Charles还是打开了另一个盒子。他觉得这根黄岑木的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要求他这么做的是奥利凡德,他还是乖乖地拿起了另一根魔杖。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这么要求了。

魔杖是一个巫师最重要的伙伴,两者互相挑选,就像是一对生死搭档一样。

Charles能感觉得出来,如果说他和黄岑木之间就是一对默契十足的好友,而这根魔杖之于他就像是一对可以在晚年一起坐在壁炉边上回忆青春的知己。

“哇……这可真是……”Charles现在的状态用瞠目结舌来形容再好不过了,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形容词,“amazing.”

奥利凡德先生把黄岑木魔杖拿了回去,笑着道:“我很确信这两根魔杖都适合你,不过总有一个更适合,所以需要你都试试看。”

“那么,一根樱桃木一根冷杉木……”奥利凡德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拿起羽毛笔在他那本纸张已经泛黄发脆的厚厚的账本上记下信息,“还有一根Orion Xavier的柳木魔杖。”

“祝你们好运先生们,”奥利凡德接过Charles递过来的钱袋,对着Charles眨了眨眼,“特别是你,Mr.Xavier.”

“我?”Charles疑惑地歪了歪头,“为什么?”

“敬爱的先生,”奥利凡德大笑起来,“每一位得到冷杉木的巫师都有着非凡的运气,不过也会经历非凡的磨难,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的,我敢保证。”

“那我呢?”James好奇地凑上来,问道。

“当然,先生,”奥利凡德温柔地看着这两个少年人,“你会像你的父亲——另一位James一样,成为一个令人敬仰的巫师的。”

 

Now:

“Max,”穿着白色毛领外套的金发女人递给坐在吧台边上沉思的男人一杯刚刚调好的鸡尾酒,眼神中充满了探究,“你还在想刚刚的那个年轻人吗?”

穿着黑色高领毛衣的男人沉默地接过了酒放在吧台上,没有动。

“我想想,他那张脸,似乎是那个霍格沃茨的老师来着,”女人撑着下巴盯着手中晃动的酒杯里的深红色液体,“好像叫什么……Hank?是这个名字吧,也是个泥巴种,不是吗?”

“你为什么要放了他呢?既然敢独闯我们兄弟会就该做好心理准备,不是吗?还是说你……”

“Emma,”Max冷漠地打断了她的话,警告道,“收好你的好奇心,我不需要你的质疑。”

金发女人无所谓地勾起嘴角嘲讽地笑了,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抿了一口酒。

凌晨的CANNAN BAR本正该处于狂欢的时刻,但是这时的小木屋却空落落的,只有Emma和Max还在,灯光仍然昏沉地在小木屋里转悠,却不存一丝暧昧气息。

“还有,”Max一口喝光了装在高脚杯里的鸡尾酒,站起身来,“今天的事不要告诉Raven.”

“噢,你的小女友,”Emma又笑了一声,“怎么,怕她吃醋?”

Max并没有理会Emma意味不明的调笑,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铁锈红色皮外套穿上往外走去。

“Eisenhardt,”Emma叫住Max,提醒道,“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要做的事。”

男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也只是一下而已,他甚至连偏头的动作都没有,就推开了大门,走了出去。

“真是个冷漠的男人。”Emma喝尽了杯底的最后一点液体,舔了舔嘴,下了结论。

 

Three years ago:

结束了飞行课考试之后James本来想约上Hank一起去吃饭的,但是这个小子为了追求他的女神很不道德地选择了抛弃自己的好哥们,James只好自己一个人去食堂。

属于格兰芬多的长桌上几乎坐满了人,只有几个人缺席,其中就包括Hank和他的女神Raven.

James没有立即过去吃饭,他先走到了拉文克劳的长桌看了看,正在吃饭的拉文克劳友善地告诉他们级长的哥哥,Charles还在寝室里休息,似乎不打算吃晚饭了。

“James,晚上好。”

“晚上好Michael,”James没精打采地回了一个微笑,“你的神奇生物怎么样?”

“还好吧,我复习了好久,应该能得个E?”Michael用力揽了揽James的肩膀,“你还在担心Charles?”

James前后左右看了看,一把拽住Michael的领子,凑到他耳边说道:“我觉得麦格教授有问题。”

“什么?”猝不及防被袭击的Michael一脸茫然,伸手捂住自己无辜的脖子揉了揉,“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James把自己在弗立维教授观察到的异常说了一遍,总结道:“Charles肯定瞒了我什么,而且麦格教授也知道。”

“现在可是期末考试,你不会想当回侦探吧?”Michael好笑道,今年难得他和James都没有连累自己的学院被扣分,他可不想在期末考试期间晚节不保,“再说了,就算想也没用,哪来的时间啊。”

“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的,”James皱了皱鼻子,“我也什么都做不了。我总不可能跑去问麦格教授到底瞒了我什么,而且Charles的性格我是最了解的,去年问他毕业后想干嘛他到现在都没告诉我,他不想说的事怎么也不会说的,软硬不吃的家伙。”

“别想太多,他们总有他们的理由,总不可能害你的。”

James哼哼了两声,没有再说什么。

 

Now:

Max在街角停了下来。

雪又开始下了起来,细碎的雪花晃晃悠悠着一点一点落下,有些因为太过于细碎,在半空中接触到人的气息直接就化成了一滴一滴的小水珠。

“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从街角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如果他把下巴上那些胡渣都清理干净,看起来和这个穿着铁锈红皮外套的男人就是一模一样的了。

Max的回应是绕过他继续前进,不发一言,路灯的灯光照在他的脸颊上,勾勒出冷硬的线条。

“Erik!”

“现在我已经不是Erik了,”男人回过头来,目光放在雪地上,并不去看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我是Max,Max Eisenhardt.”

“如果——如果你真的这么问心无愧,你为什么要改名?为什么不用原来的名字?”Michael质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我无所畏惧。”Erik,或许现在应该叫他Max,皱紧了眉头,道,“我知道今天来的是McAvoy,看在Charles的份上,我今天不和你们计较,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呵,Charles……Charles!”Michael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魔杖对准了自己的弟弟,“你还有脸提他!我甚至都不好意思出现在他面前,就因为我和你拥有同一张脸!”

“别问我他怎么了,我不想告诉你。”Michael打断了Erik即将出口的疑问,现在他们俩终于正式面对面了,拿着魔杖。

“不要拿魔杖对着我,Michael,”Erik叹了一口气,“你打不过我,我也从来不会留情。”

“我也不想这样,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只是怨恨我,还有我们的父亲,”Michael摇了摇头,道,“我从没想过你会变成这样。”

“Stupefy !(昏迷咒)”

“Colloportus!(禁锢咒)”

双胞胎兄弟几乎是同时念出了咒语,绚烂的魔法光芒在半空中对撞,纷纷扬扬的雪花被炸成了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碎片。

“看来你有所进步,Petrificus Totalus(石化咒)!”Erik说着打趣的话,可是手中的魔杖却不失准头,“但是还是差的太远了。”

“Impedimento(障碍重重)!”Michael反手扔了一个咒语,大声道,“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打算干嘛!”

“不关你的事,”Erik冷漠地回道,“Locomotor Mortis!(腿部僵死咒)”

“Damn!”Michael躲闪不及挨了一记,脸朝下扑进了雪地里,抬手胡乱抹了一把脸,等他能看见东西的时候Erik已经不见了,“妈的,移形换影!”

他翻了个身,仰躺在雪地上,渐渐平复了急促的呼吸。

“明天James肯定会问我怎么搞的了……”Michael伸手摸了一下颧骨上那条新鲜的细长伤口,“雪地里居然有石头,还好没有伤到眼睛……”

躺了一会儿,Michael才慢慢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迹,感叹道:“果然还是打不过Erik啊……”

---TBC---

上一章字数计算出错,少了一千字,这章补上_(:зゝ∠)_

年幼鲨鲨感觉还好遥远,放成年鲨出来溜溜。

评论(3)
热度(27)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