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ABISMO(西幻AU)

【注意】:本文大多设定均为作者脑补,但不是全部自设,包括地名种族语言等。

此篇是为了中和《ST,SP&SL》CP感情缺陷,以及弥补当其卡文期间没有产出而诞生的,主力还是更新《ST,SP&SL》。

谢谢观赏。

标题:ABISMO(西班牙语:深渊,地狱)


第一章

 

雨越来越大了。

Charles懊恼地抹了把脸上的水,虽然那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的手上也全是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衣服是防水的,所以内里还算是干燥,而他的内衣口袋里有一盒火柴和一个打火机,所以等到雨停之后他只需要找到一个还算空旷的地方就可以烤干他的衣物。

雨天的丛林危险不会有丝毫减少,只会更多,所以Charles十分警惕,但是脱离了队伍后长时间漫无目的的跋涉已经消耗了他大部分的体力,所以当脚下出现松动的时候他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被湿滑的泥土裹挟着往不知名的谷底滑下去。他甚至没力气尖叫了,只是麻木地默背着求生指南,闭上眼睛尽量调整呼吸,把身子蜷起来护住头部和胸腔。

大约是五分钟,或者是十分钟甚至更多,他终于还算平稳地停了下来。Charles小心翼翼地从臂弯里露出一只眼睛打量了一下环境,确定没有危险后才缓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大约有三十二个小时没有进食过了,睡眠就更别提了,没有哪个人会在亚马逊的雨季丛林里孤身一人安睡。长时间的饥饿和疲惫拖垮了Charles的大脑,他扶住斜插在淤泥里的枯树干,睁着眼等着眼前阵阵的黑雾散去,很显然他开始出现低血糖的症状了,但是没有牛奶,没有葡萄糖,他孤身一人在亚马逊丛林里某个不知名的谷底里,还该死的是雨季!

等等,雨季?

Charles疑惑地仰头看了看,冰冷的阳光懒散地照射下来,没有雨。

不仅没有雨,甚至连一滴落水都没有。

这不可能。Charles试探着踏出一步。就在几分钟之前雨水还剧烈得仿佛是有人追着他朝他兜头泼水一样,而这会儿居然就能看见阳光了。而且这个谷底看起来也不像是雨季中的丛林会有的,虽然潮湿,但是和亚马逊此时的季节应有的状态比起来,干燥过头了。

简直就像是误闯进了异世界。

很快他笑不出来,因为他的脑子里开始不断地思索这个猜想的可能性,他甚至掐了一下自己以图证明这是梦而不是现实——遗憾的是,尽管没什么力气,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疼痛。

顺着谷底走了一段路,Charles注意到了一个岩洞,洞口被藤蔓缠绕得欲盖弥彰,充满了生机的绿色和四周灰扑扑的岩石与淤泥格格不入,他的理智告诉他赶紧绕开这个诡异的洞穴,可是他的腿根本不受理智的掌控。

他拨开藤蔓,走了进去。

这个洞穴内壁很不规整,看起来像是自然形成的,Charles却也在某些地方发现了人工开凿的痕迹。这真神奇,他想,在亚马逊丛林的底部,一个可能人工加工过的洞穴,还有可能这不是亚马逊,而是某个异世界。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当他踏进这个洞穴之后他一直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了许多,就连一直紧皱着的眉头都松开了。

洞穴看起来错综复杂,他随意选择了一个岔口,走过几个拐角后就能在尽头处看到不太刺眼的光亮,Charles猜测那可能是一个空地,上方可能有植被遮掩,如果可能,他说不定能从那里找到路径离开这个谷底。

尽头处如他所料的确是一个空旷的空间,上方有稀疏的深绿色植被稍作遮掩,分散了直射的阳光,而这个犹如古代广场的正中央有一个明显下沉的区域,看凹陷的大小位置还有露出来的一小截雕像,那里应该是有一个类似于温泉的建筑。

Charles放轻脚步朝那个凹陷靠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是为了防止吵醒正在熟睡中的爱人一样的小心翼翼,看起来傻透了。这里足够空旷,他应该找一点干柴生个火,烤干他的衣服,然后赶紧地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只是一个研究语言的教授,而不是什么该死的考古学家。

可是他不仅为了某些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心理因素而靠近了那个建筑,居然还顺着它爬到了坑底。

好吧,Charles Xavier,干得漂亮,你现在越来越靠近地心了,真是好样的。

他在心里面自嘲着,可是手和脚却配合得很好,带着他到了地面。

雕像上面还有覆盖着的青苔或者别的什么地衣植物,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布满了锈迹的铁链从这个坑洞的四周伸出,缠绕在这个单膝跪地的雕像翅膀上面。

Charles绕到雕像的正面,阳光冷冷地从正上方的凹陷照射下来,这是一个人像雕塑,他赞叹地伸出手覆盖在人像脸部的泥土上,做出抚摸的动作。即使被脏污的淤泥遮盖住了大部分,但是仍然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子雕像,刀削斧凿的面容即使是闭目状态也锋芒毕露,脖颈和肩背的线条流畅坚硬,就像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古罗马战士,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即使是根本没什么艺术细胞的Charles也不得不赞叹这个雕塑的美,他就像一个来自斯巴达的战士,在他的对面就是惊涛骇浪咆哮着的波斯海湾,鏖战不能使他屈服——事实上即使是死亡也不能让他放弃自己的骄傲。

那么是什么使他放低身姿,垂下了高傲的头颅,痛苦地皱紧了眉头?

Charles突然感觉到一阵窒息,他别过头不再看他的脸,转而打量起那些束缚起这个战士的锁链来。

靠近了才发现锁链上面还有这繁复的花体,Charles凑近了去看,抹掉淤积的泥土和腐烂的绿植,仔细辨认。

“Se deperte……”

“……antes del atardecer”

……

Mi amor

Venga a mis abrazos

Después de la víspera

No necesito la corázon tuya

Voy a darte la mía*【注】

……

 他几乎是被蛊惑着念出了锁链上刻着的话语——他甚至没有看清就念了出来——这让他感到了一阵惊悚。

然而很快他就没心思去思考他的反常了。

地颤。

最开始只是有几粒砂石坠落,但是还来不及做出反应Charles就没法稳住自己了,他被摇晃的大地掀到了那些锁链上,可是他很快发现地震的来源就是这些锁链——它们在疯狂地颤抖,就像是有什么要被挣脱了。

Charles惊恐地望向锁链的另一端——不是固定在石壁上的那一端——而是它们缠绕着的那对呈现灰黑色的翅膀。

天啊!

Charles张大了嘴。

雕像活过来了。

来自斯巴达的战士睁开了眼,望向他前方早已不复存在的波斯海湾,金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肃杀的茫然,好像他是意外从撒旦的手里逃脱,重返了人间。

很快他就注意到了Charles,那个以滑稽的姿势吊在岌岌可危的锁链上的可怜家伙。

Charles尖叫出声,因为男人的翅膀几经挣扎终于自由了,他来不及仔细观察,因为翅膀的释放同时意味着他赖以保持平衡的锁链的断裂。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疼痛让他的大脑产生了短暂的空白,当他回过神时,那双属于战士的绿色双眼近在眼前,而质地坚硬的祖母绿宝石里出现了如海一般的蓝色——那是他的虹膜色彩。

他们靠得太近了。

近得Charles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眼里闪烁的茫然、痛苦、不敢置信、欣喜、缱绻和一种让他心脏抽搐的憎恶。

男人张开了嘴,或许是太长时间没有发声,他连续尝试了好几次,才对着Charles发出了一个音节短促的单词。

“……Charles?”

---TBC---

 

【注】:西班牙语

 

在黄昏降临之前醒来

……

我的爱人

回归我的怀抱

在前夜之后

我不需要你的心

我会给你我的

……

翻译渣,轻拍……

评论(2)
热度(18)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