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七章

Now:

“教授,日安。”

Zoey鼓起勇气打断了正在批改试卷的魔法史教授,她在来的路上已经练习了很多次了,希望不要出问题。

魔法史的教授Charles Xavier是霍格沃茨出了名的友善和蔼,而且也在众多教师中有着出众的容貌,他的蓝色眼睛永远都像是一汪温暖的夏日海洋,也从不会过于严厉地批判学生,总是富有耐性和同情,而他不便的双腿也并未给他减分,反而让人们打心底里涌出对他的痛惜与爱护。

当Charles用他的双眼注视着她询问她发生了什么的时候,Zoey几乎就要脱口说出实话了——上帝啊,谁会忍心欺骗这样的一双眼睛——但是她必须要隐瞒下来,这毕竟关系到她男朋友的期末考核。

“教授,我很抱歉,我是来请假的”Zoey为难地开口了,“Jelly他家里发生了点事……今天下午的魔法史可以不要给他记成缺席吗?”

“噢,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嘛?”Charles放下了笔,摇着轮椅从桌子后面走到了Zoey面前,“明天就是周末了,是什么让他这么着急以致于现在已经坐上班车离开了学校?”

“天……!”Zoey倒吸了一口气,“教授你怎么知道的?不,我是说……”

Charles笑笑,道:“亲爱的,别对我说谎。”

“好吧,”Zoey耸耸肩,某种程度上来讲,不用对Charles说谎也令她松了一口气,“Jelly说他家被袭击了,但是别的他还没有告诉我就跳上车了。”

“袭击?”Charles皱眉,“他太莽撞了,这时候回去非常危险。”

“很抱歉,教授,”Zoey低下头,“我没能拦住他。”

“不是你的错,别道歉,”Charles安抚地拍拍Zoey的手,“这件事我必须和其他教授商量一下,特别是校长先生,不过今天下午的魔法史我不会给他记旷课的,你做得很好,Zoey,谢谢你的通知。”

Zoey涨红了脸,面对Charles的表扬她怎么也习惯不了,更何况她只能算是不打自招。

 

和Zoey道别之后Charles就去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不需要他敲门,校长室的门就自动为他敞开了,邓布利多站在窗台前望着他,似乎已经等他有一会儿了。

“校长先生,日安,”Charles笑着给邓布利多问好,“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了?”

“噢,是的,”邓布利多上前扶住轮椅的扶手,“题外话,魔法部定制的轮椅可能过几天就能到了。”

“真是太感谢了。”Charles感激地点点头,校长先生把他推到会客茶几面前就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推给他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红茶。

“海格淘来的茶叶,可以试试看,”邓布利多端起自己面前的,小啜了一口,“美味。”

“嗯,很香,”Charles喝了一小口,温度刚好合适入口,牛奶和糖的分量都恰到好处,“这是霍格沃茨内的第一起吧,不容乐观。”

“魔法部得到的消息,一个月内已经有大约七户人家受到了袭击,大部分都是纯血的贵族家庭,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纯血巫师受到袭击。”邓布利多从沙发旁边的小书架上招来一份报纸,“今天兄弟会宣布对这些事件负责了。”

“兄弟会……”Charles接过报纸,兄弟会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头条了,也不是第一次获得一整个版面的报道了。

“魔法部在月初的时候已经派出傲罗调查了,不过我想James应该没有告诉你,这暂时还是保密的。”

“我大约知道他在做一些危险的工作,”Charles笑笑,“我为他感到骄傲。”

“但是你仍然有所担忧,”邓布利多简洁地指,“你在焦虑,Charles,每当你焦虑的时候你就会频繁地舔嘴,这可不是好习惯。”

Charles笑起来,“好吧,哪怕不需要摄神取念你也仍然是个优秀的摄神取念师。”

“我的确有所担忧……”Charles皱皱眉,忍不住用手指揉了揉眉心,“我能感觉到James对我隐瞒了些事情,和他的工作有关的。”

“所以,你怀疑?”

“是的,”Charles抬起头,“我想可能这些事件是……是Erik策划的。他一直都对纯血抱有一种……仇恨,而且能让James对我隐瞒,除了他也没有什么了。”

邓布利多看着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给他面前的茶杯添满了茶水。

“我会让同学们注意安全的,现在,好好品尝一下你面前的茶水吧。”

 

Six years ago:

Charles喝光了自己杯子里的红茶,对自己对面正襟危坐的兄弟偏偏头,示意他开口。

“嗯,”James拿起茶壶给自己和Charles的杯子添满水,捧起自己的小茶杯喝了几口,“我已经全说了。”

“所以……”Charles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皱着眉头,“你和Michael最近神神秘秘的,就是为了这个镜子?”

“你是不是不信?”James有点丧气,“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看到了James和Dora,连Orion都在,Michael说他也看到了他的父母……”

“但是你怎么保证这个镜子不是什么……”Charles比划了一下,大约是词穷了,他摇摇头,道,“这太莽撞了,James,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也很想念他们。”

James看起来很生气,他的弟弟或许的确相信他说的——一面能够看到逝世亲人的镜子——可那又怎样呢,他总是在怀疑。

“我们已经和那面镜子相处快一个月了,我们俩什么问题都没有,非常健康,”James辩解道,“我甚至还长胖了,总不可能那面镜子的副作用是肥胖吧。”

“但是你们两个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你甚至在飞行课上走神。”

“好吧,好吧,”James翻了个白眼,妥协道,“反正我告诉你了,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看,反正你不是‘智慧的拉文克劳’吗。”

“James,”Charles明显对于这个讽刺感到了被冒犯,“我会去看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下我说的,哪怕这个镜子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它已经对你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了。”

“人不能生活在梦里,亲爱的,”Charles站起来,走到James的面前蹲下,“他们已经死了。”

“我不想和你吵架,Charles,”James扭过头去不看Charles的眼睛,生硬地打断道,“今天就这样吧,等你看过了以后我们再谈这个话题。”

Charles目送James离开了休息室,叹了口气。

 

“看来James已经和你谈完了。”

“Erik,”Charles没好气地对神出鬼没的好友笑笑,“你吓了我一跳。”

Erik笑着坐到James刚刚坐的位置上,给自己拿了个杯子倒了杯茶,摇摇已经空了的茶壶,道:“看来你需要再泡一壶了,James真的挺能喝水的。”

Charles好笑地摇摇头,道:“不,Erik,我想你面前的那杯就够你喝了,你又不是James,不需要一整壶水。”

Erik挑挑眉,举起自己手里的茶杯朝Charles稍微倾斜了一下示意道:“看来我需要节省一点了。”

“那么,Michael也和你谈过了,是吗?”

“是的。”

“你想去看那面镜子,对吗?”

Erik沉默了一下,看着Charles的眼睛,点头道:“是的。”

Charles呼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有些无奈道:“我知道我不能劝阻你,我的朋友,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一个人偷偷去,好吗?至少带上我。”

“我觉得有时候你有点谨慎过头了,”Erik道,“只是一面镜子而已。”

“不……不,”Charles摇摇头,可是他说不出他为什么要如此否定,“我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Charles,”Erik轻轻地念出好友的名字,对他微笑着道,“我们都知道,他们已经……去世了,没有人生活在梦里,不要太多虑,不会有事的。”

Charles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勉强地笑笑,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谁,道:“但愿如此。”

---TBC---

评论(1)
热度(17)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