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ABISMO(西幻AU)

第二章

 

“……yes?”Charles下意识地应了声。绿眼睛的战士像是突然被激活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眼睛里爆发出蚀骨的怒火来,Charles猝不及防地被人捏住了脖颈。

“等等……我……”Charles胡乱地蹬腿,很遗憾地踢空了——他被提了起来。

“Charles,”男人张开了他的双翅,他偏了偏头,脖颈处的肌肉发出骇人的响动,“你让我醒过来,是遗憾当初没能杀死我,要再次尝试吗?”

WTF?!

Charles不受控制地翻了好几个白眼,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现在他大概猜到这个“雕像”是认错人了,那个“Charles”可能是害他变成雕像的仇人,但是绝对不会是他这个剑桥的语言学教授。

“Stop!Please!”Charles“说”道,“我不是你以为的‘Charles’,我叫Charles Xavier,英国剑桥大学语言学教授,今年26岁,现在住在伦敦……”

就在Charles连自己在西彻斯特有一座庄园的事实也要交代出来的时候他终于被放了下来,来不及感受跌地的疼痛,只顾趴在地上捂住脖子狂喘了几口气。

“你……”Charles很想说你发什么疯,但是他知道激怒这个男人对他没什么好处,他先是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认为距离他足够远的安全区域里去——虽然这个坑洞不是那么大——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仍然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男人,从他的姿势来看他并没有完全放弃不再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刚刚可能只是突然良心发现,或是担心直接掐死他太便宜“Charles”了。

“心灵感应,不是吗?”

“是的——我刚刚根本没办法说话——”Charles听见自己的声音有够难听的,看来声带有点受损,可能需要休息挺长一段时间了。

“这可是你的特色,Charles,”男人开始往前走,Charles试图再往后面爬,可是很快他的背就抵住了坑洞的壁面了,“你居然堕落到连自己是Charles都不敢了?”

Charles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能想到的脏话全部砸到这个自大的男人的脸上,他是Charles,他也从来不羞于承认自己是Charles——这有什么可羞耻的呢?可是这天下那么多同名同姓的人,可能他只是刚巧和另一个也叫Charles的人长得像一点了,但是这不代表他应该被掐死——或是别的什么死法。

“嘿,听着,”大约是太生气了,Charles现在说话出奇的冷静,“我不是你说的什么Charles,可能我们长得比较像又刚好一个名字,但是我的姓是Xavier,我他妈的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OK?”

男人皱眉,停下了逼近的脚步,但是他们已经足够接近了,他俯视着瘫坐在地上的Charles,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问道:“Charles,你的翅膀呢?”

Oh,go fuck yourself!Charles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处应该已经暴起青筋了,搞了半天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

“我是一个人类!不是鸟人!”Charles愤怒地咆哮出声,他发誓他长这么大以来一直以一个绅士的标准要求自己,即使是面对地痞流氓他也从来没有这么暴躁过,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失态地对着什么人发火——哦,这个或许不是人,而是他自己说的那种有翅膀的鸟人。

“人类?”男人蹲了下来,像是从来没见过人一样地打量着Charles,“人类是什么?”

“……”Charles彻底失语了,他可能真的是在做梦,会痛的那种。或许等他醒过来回到伦敦之后需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心理医生,要不然怎么会做这种荒唐的怪梦。

男人盯着他看了很久,脸色阴晴不定,但是对于Charles来说奇怪的是,即使面前这个非常不礼貌地俯视着他的男人在不久之前还试图掐死他,他也没有办法对他产生什么戒心,恐惧与放松同时存在在他的脑海中,这让他的理智有些不安。

“你不是他。”

终于,Charles松了一口气,结果男人接着下结论道:“你太弱了。”

“还没有翅膀对吧,”Charles气笑了,“嗯哼,很高兴你终于意识到我不是一个鸟人。”

男人皱着眉,没有对他的说法做出回应,只是背后的双翅不自在地抖动了两下。

“嘿,”Charles从地上爬起来,“我好歹算是救了你?”

他试着描述,但是完全找不出词汇来形容。他觉得自己如果没有在做梦的话一定是疯了,这个剧情发展说不定是他很早以前看过的什么奇幻小说或是电影之类的,他忘了具体的但是潜意识还是记得,所以他疯了——或是正在梦到那些古早的记忆,而他正在非常镇定地和一个长着一对乌黑鸦羽双翅的英俊男人说话还要和他提条件——该死,相貌不是重点——根据他的经验,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什么堕天使之类的,然后他可能还会喷火,黑魔法等等……

不过重点是,他会飞。

男人没有否认这一点,令Charles惊奇的是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Charles的提议。

“抓紧。”男人言简意赅,他看向Charles的眼神冷得要命,和几分钟前那个情绪几乎要溢出的人相比起来更加可怖。这更符合人设,Charles想,他可是一个堕天使呢。

Charles咽了口口水,手指动了动,道:“你介不介意我……”

男人看着他的动作眼神稍微波动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冷漠,沉默地抬起头看向影影绰绰的天空,Charles挑挑眉,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抱紧了男人的腰。

手感还挺好。Charles只来得及在心里吐槽这一句,然后就只剩下根本冲不出喉咙的尖叫了。

突如其来的超重感让他即使想睁眼也睁不开,潮湿的风几乎要划伤他的脸颊,不过这个时间是短暂的,更短暂的是平稳的滑翔时间,很快又开始了朝下的俯冲,剧烈的失重感袭来,Charles开始庆幸自己很久没有进食了,要不然估计会吐人一身,然后被高空抛物杀人泄愤。

脚一接触到实地后,男人就放开了Charles,而这个后果就是Charles闭着眼睛软倒在了地上。

他不确定是不是听到了一声嗤笑,Charles觉得自己就和烈日里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趴在地上发出濒死的喘息,他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发光,过了好一会儿才靠还在发抖的手撑起自己。

令他惊讶的是男人竟然没有离开,他正面色严肃地望向远方,翅膀贴服地收在背后。

“你怎么还不走?”话一出口Charles就意识到了不妥,这样听起来就和他在赶人一样,他立即挽救道,“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我是说你已经自由了,我们也两不相欠了……”

“闭嘴。”

好吧。

Charles一屁股坐在地上,姿势很是不雅。他才不在乎姿势的模样呢,他真的要饿死了,刚刚还经历了一次并不愉快的飞行,心脏也有点超负荷。他注意到了一些不对劲——植被和他记忆里亚马逊的植被完全不符合,即使是坠落地点和他们出来后的地点有一些区别,也不至于可怕到这样——这些植被明显是沙漠地带的绿洲特色!

“不太对劲……”Charles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看向那个男人。男人神情专注地盯着他前方的那片茂密的树丛,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花豹,他悄无声息地将自己的翅膀收了起来,Charles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尽量不发出声音地爬起来顺便克制住自己不要躲到男人背后去。

不提别的,现在他和男人算得上敌友不明,他害怕自己一有那个动向就被掐断了脖子。

精神高度集中,Charles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试图放出他的精神力去探查——虽然自从九岁那年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以后就想办法学会了克制,但是他也因为刻意的压制而没能锻炼自己的能力,所以覆盖范围也不算大。

他小心地开口:“有大约十个人和一些动物在靠近……九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一点奇怪。”

男人看向他,眼神还是很复杂,Charles猜测他可能还是很想掐死他:“奇怪?”

“是的,”Charles舔了舔自己已经干裂的嘴唇,“那个女人被装在笼子里……我只能感觉到这么多了,她应该没有战斗能力。不过那些动物看起来应该是坐骑,长得……很奇怪。”

Charles镇定下来的速度快得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就像他开始接受雕像复活并且试图杀死他这个剧情一样快。

毕竟都有复活的雕像堕天使了,到了异世界应该也不足为奇了。

似乎是察觉自己被发现了,那群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踪迹,悉悉索索的声音靠近得出奇地快,Charles干笑了两声道:“看来那些奇怪的生物还很快。”

“说真的我们不考虑离开吗?”Charles的直觉阻止了他使用“逃跑”这个单词,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很正确。

男人看着他露出了他最开始俯视他时那种鄙夷的表情,扭了扭脖子,活动着肩膀,转头看向抖动着的树丛,冷笑道:“逃跑?”

“如果他们够快的话。”

---TBC---

我还是没有让老万说出他的名字_(:зゝ∠)_

评论
热度(9)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