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九章


Ten years ago:

Michael有点不知所措。

他和Erik分离的时间有一点太长了,四年的时间对于孩童来说长得可怕,而且Erik的遭遇使他的性情变化过大,和Michael记忆里那个总是和他一起闯祸捣乱的弟弟完全不一样。

他们在一个月前才通过霍格沃茨的校长邓布利多先生相见。说实话Michael在得知自己能够和自己失联已久的孪生弟弟一同去上学——还是一所魔法学校——之后,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在出发去见Erik前的那一晚他还失眠了。

他还用自己的存款去买了一块小蛋糕,那个蛋糕就在孤儿院所在的那条街上,Michael看上这个蛋糕很久了,它和四年前他和Erik最后一个一起过的那个生日妈妈买回来的那个蛋糕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而他在那个睡不着的夜晚想象了很多,麻瓜的孤儿院会不会和巫师开办的不太一样?Erik在那里过得好不好?见面时他是应该先给Erik一个拥抱还是先把蛋糕给他?Erik会不会就像小时候迷路之后等到他终于找到他时一样,用湿漉漉的双眼叫他一声哥哥然后扑进他的怀里?

他想到了很多,包括Erik会住在孤儿院的二楼,床位应该是靠窗的,楼梯间会有蜘蛛网……但是他没有想到Erik会不喜欢他。

“你给我这个,是为了提醒我,她已经死了吗?”Erik在看见蛋糕的那一刹那脸色陡变,铁架子搭建的床开始发出骇人的声响,窗框也开始咔咔作响,Michael茫然地被邓布利多挡在了身后,“死了!她死了!Michael Fassbender!因为那个该死的Jakob Fassbender!”

“Mr. Lensherr!”邓布利多大声喊道,“冷静下来,Michael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迁怒于他。”

Erik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Michael盯着被打翻在地上的蛋糕,大脑一片空白。他开始怀疑自己对于Erik的记忆是否正确,他只能呆呆地躲在邓布利多的身后听着他的弟弟对他们共同的已死去的父亲的诅咒,就如邓布利多所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Erik为什么会和他一样住到孤儿院里,他不知道这么多年Erik过得怎么样,他不知道为什么Erik会那么恨Jakob……还有他。

“Erik Lensherr,enough!”邓布利多提高了音调,他生气了,“Jakob已经死了!Michael他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先出去。”Erik总算是停了下来,他背过身去撑住窗台,从玻璃反映的镜像上看不清他的脸。邓布利多揽住Michael的肩膀,将他带出房间。

“我很抱歉,Michael,”邓布利多取下自己的镜片,用手帕轻轻擦拭了两下又重新戴上,看着Michael道,“我应该一早就告诉你的,我没想到Erik他会这么……”

“Erik他,他为什么……”Michael吸了吸鼻子,想了想哪种说法更合适,“他为什么会那么……讨厌……讨厌……”

邓布利多拍了拍他的肩,让他不必勉强:“食死徒找到了他们,我很抱歉没有更早找到他们……她死了……就在Erik的眼前被那个食死徒杀害了,所以Erik才会那么激动,别放在心上我的孩子,他只是还不太能接受这件事。”

Michael张了张嘴,最后丧气地垮下了肩膀,道:“Erik是对的,如果Jakob不是傲罗的话,如果妈妈没有嫁给他的话……”

“他是一个英雄,你应该为他骄傲。”

“可是这不能改变他抛下了他们的事实,”Michael摇摇头,“还有我。”

“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他抹干眼睛,对邓布利多笑笑,“我会补偿Erik的,尽管伤害已经造成了,可是那也是过去的事了不是吗?我会是一个好哥哥的。”


之后Erik还是准时冷静地从房间里出来了,带着他的藤木箱子,和Michael一起回去了。

而现在,他们也一起坐在前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上,穿着一样的巫师袍,虽然Erik还是对他爱理不理的,但是Michael已经很满足了。

不到十分钟列车就逐渐减慢了速度,最终停了下来,Michael和Erik顺着人潮下了车,Michael时不时就回过头看Erik有没有被人潮淹没,Erik显然对此很是不满,挤到Michael身边后不耐烦地道:“我不是三岁小孩儿,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Michael选择自动把这句理解为Erik别扭的关心。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高大的自称海格的巨人,他看起来有一点凶煞,不过还算得上负责任,提着灯领路还一路给他们介绍着魔法世界的一些常识。

Michael和所有别的学生一样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东西,他注意到丛林里有一些长着翅膀的黑色马匹,不过既然海格没有说,大约是正常的。

他小声地对旁边的Erik说道:“嘿,你看这里的马,他们有翅膀。”

Erik皱着眉盯着Michael示意的方向很久,道:“……看不太清楚。”

“噢,可能太黑了吧,他们也是黑的,”Michael没有在意,“以后要是白天再遇到你再仔细看看吧,挺帅的。”

“Charles!他们看过来了!”一声压抑的惊呼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走在前面的海格也注意到了,他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发声的少年。

“唔,Mr.McAvoy?你刚刚说什么?”

“噢,没有,没事,我只是……嗯,惊叹一下。”蓝眼睛的少年吐了吐舌头,对着自己的同胞兄弟做了一个鬼脸,很快他就看到了转过来盯着他看的Michael,惊喜地冲他挥挥手,“嘿,好久不见。”

“也不算太久吧,”Michael挠了挠脸,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站在James旁边的Charles,“哇,你们是……”

Charles也很吃惊,他笑出声来,道:“我猜你也有一个孪生兄弟?”

James一头雾水,Michael一脸震惊地点点头,这时候Erik终于做不到无视了,他不耐烦地回过头看向那几个和Michael打招呼的人,意外地对上了一双带笑的蓝眼睛。

“So……Erik?”

Erik一本正经地颔首,表情十分严肃,和旁边一脸疑惑的Michael形成了鲜明对比。不等他们发问,一直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呆着的Hank好心地提醒道:“要登船了。”

Charles道了声谢,提议道:“不如我们一起?我们可以在船上自我介绍一下。”

没有人反对。

停靠在岸边的那些船只在船首挂着橙红色的灯笼,十分符合气氛。

“没有船浆?”Hank看了一下,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划水的东西。

“噢,不用,我的朋友,来吧。”Charles在Erik旁边坐下,而James带着Michael面对面坐在了他们的两旁,他们给Hank留下了船头的那个位置。

有一些船只已经坐满了人,果然如同Charles所说,不需要任何外力,自己就按照灯光的指引朝着远处那个被湖面上的雾气掩映的庞然大物飘去。

Hank点点头,坐到船上去,想,这是巫师的世界。


“霍格沃茨。”Hank出神地盯着那个城堡一样的学院发呆,被James拍了一巴掌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这段路很短,我的朋友,”Charles笑着解释道,“要准备下船了。”

“噢,我很抱歉,”Hank发誓刚刚自己的傻样一定已经被欣赏了个够,“我是不是还没有自我介绍?”

“James帮你介绍了,”Michael好意地说道,“我是Michael Fassbender,还有我的弟弟Erik Lensherr,很高兴认识你。”

Erik发出了一声不屑的鼻音。

“你们知道有几个学院吗?”Charles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个站在台阶上一声孔雀绿丝绒斗篷的女巫师,“那一定是麦格教授,霍格沃茨的副校长。”

“欢迎来到霍格沃茨,我是你们未来的变形课教授,你们可以叫我麦格教授,”她稍作停顿,目光扫过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如果你们加入了格兰芬多,我就是你们的院长。”

“四个学院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待会儿你们就会进入我身后的这个门,”麦格教授看了她身后的那扇门一眼,“你们未来在学院的生活与学习中,出色的表现会给你的学院加分,而如果犯错,就会扣分。现在,一年级的,跟我来。”

随着他们一行人的靠近,那扇雕花的厚重大门自动打开,穿着黑色巫师袍年长的学生们齐刷刷地看过来,四院的学生都有自己学院的长桌,白色的蜡烛在空中漂浮着,他们抬起头来,看见的不是高高的穹顶,而是一片晴朗的夜空。

即使是Erik也没有再板着脸,Michael仔细地打量着四周,James兴奋地脸都涨红了,旁边的Hank感觉都要哭出来了,Charles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肩膀,示意他深呼吸。

他们很快就能戴上分院帽,成为霍格沃茨的学生,他可不想他们之中有谁在这个时候因为太兴奋或是太紧张而呼吸过度晕厥过去。

---TBC---

这章其实应该更长的,爆字数了,斟酌了一下分了个节,下一章还是继续十年前

评论(3)
热度(14)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