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魔法AU)

第十章


Ten years old:

麦格教授带着他们行到演讲台前就停下了,自己上台走到那个放了一顶破旧巫师帽的旧板凳旁边,把手里卷成筒的羊皮纸拉开。

“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到我这里来,我会把分院帽戴在你们头上,替你们分派学院。”麦格教授拿起那个破旧的帽子示意。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分院帽啊,”James戳了戳Charles,小声道,“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分到一个学院。”

“Raven Darkholme.”

一个金发的小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到椅子前,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坐下,麦格教授把帽子放在了她的头上。

“Right……”分院帽突然张开了嘴,这吓了Hank还有许多不了解这一点的新生一大跳。

金发的小女孩看起来很紧张,她的手都攥紧了,分院帽的判断却下得很快:“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的长桌响起激烈的掌声和兴奋的呼喊,甚至还有一些大胆的家伙放肆地吹起了口哨,为自己所在的学院赢得了今年第一位新生感到愉快,更何况这个一年级新生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Hank McCoy.”

Hank紧张地走上前去,刚好下台的Raven与他错身而过,小声地说了句加油。Hank看了她一眼,腼腆地笑了笑,女孩子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就跑开了,他涨红了脸坐到凳子上去,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紧张还是害羞。

“噢,相当聪明的大脑,非常出色,也有与之匹配的耐心,当然,你很明显属于——”

“拉文克劳!”

拉文克劳响起掌声,不过和刚刚的格兰芬多比起来就显得太冷静了。

“我喜欢格兰芬多。”James瘪了瘪嘴,对Charles说道。

“好吧,”Charles忍住笑,“你早就这么说过了亲爱的,祝你能如愿以偿。”

“你呢Charles?”

“我?”Charles想了想,道,“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只要你别去斯莱特林就好了,讲真的,你血统又好又聪明又有天赋,我真担心。”

“噢谢谢你的夸奖,”Charles都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实在是有的难为情。”

“斯莱特林怎么了吗?”Michael小声地问道,Erik也看了过来。

“唔,也不是不好,James不太喜欢那个学院而已,”Charles温和地解释道,“那是一个集合了许多纯血的学院,天赋是最重要的,学员都非常优秀,不过相对的更加孤傲。”

“是冷漠,你太委婉了,”James明显对那个学院意见很大,“盛产食……”

“James,”Charles打断了他,“别怀抱偏见,不要因为个别人的错误而仇视一整个群体。”

“好吧,”刚好叫到了James,他耸耸肩,“我去了。”

“嗯,又一个McAvoy,”分院帽笑出声来,“很显然,你和你的祖辈一样,热情,乐观,富有极佳的勇气,喜爱冒险,非常典型的McAvoy。当然是——格兰芬多!”

James跳下凳子,喜笑颜开地冲Charles眨眨眼,跑向了格兰芬多的长桌。

“Charles Xavier.”麦格教授喊道,Charles似乎早就料到了,很快就站了出来。

“你的项链不错。”麦格教授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Charles的胸口,没等Charles反应过来,就把分院帽扣在了他的脑袋上,“来看看你的学院吧。”

“唔,Xavier……”分院帽沉吟了好一会儿,好像很纠结,“你和他们很像,就像三个人的结合体。你很好,Xavier,Xavier……勇气、忠诚、包容、智慧、血统……你真是一个好家伙……”

Charles这时候有一点紧张了,他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分院帽突然发出恍然大悟的喊声:“噢,对的,是这样的——你喜欢梅林!很好,很好,那么,你将成为——拉文克劳!”

Charles呼出一口气,向麦格教授道谢后走向拉文克劳的长桌。

说实话,其实他也并不太想去斯莱特林。

Michael和Erik似乎排在了最后,他们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麦格教授叫他们的名字。Michael先上去,他的表情严肃得甚至有些搞笑,Charles看到James埋着头肩膀抖个不停,也有点想笑了。

分院帽对Michael的评价很好,一个兼具勇气忠诚而且也拥有强大内心的少年人,赫奇帕奇有幸获得了这名学员。

Erik是最后一个人。Charles不禁有点紧张,不过他看了一眼盯着Erik眼睛都舍不得眨的Michael,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分院帽沉默了一会儿,不是很长,但是Michael已经快要把自己的拳头捏碎了。

“唔……很显然,你遭受了巨大的变故,心性变化有些太复杂了……”分院帽似乎有一点为难,但是还是语气笃定地说道,“不过我想斯莱特林是最适合你的。”

斯莱特林的掌声稀稀拉拉地响起,Michael松开拳头,把手心的汗都抹在了袍子上。虽然很遗憾Erik没能和他一个学院,但是Charles说斯莱特林最看重的是天赋,那也很好不是吗?

Erik看过来的时候Michael给了他一个灿烂得有点渗人的笑容,Erik僵硬地移开视线,看向了微笑着为他鼓掌的Charles还微微点了点头,这让Michael有一点受伤。

不过也算是有进步,Michael自我安慰道,原来Erik可是恨不得根本看都不要看见他的,现在至少主动看过来了不是吗。

分院仪式结束,邓布利多宣布晚宴开始,桌子上所有精致的空盘空杯都一瞬间浮出了丰盛精致的食物,新生们都发出惊讶的赞叹声。

Michael拿着一个鸡腿一边啃一边四处环顾了一下,确定Erik有好好吃饭以后忍不住把视线投向最热闹的格兰芬多,一眼就看到了正拿着苏格兰方肉肠往自己嘴里塞的James,James也若有所觉抬起头来看向了Michael,两个人对视一眼,不顾自己嘴里塞满的食物,都咧开嘴傻笑开了。

他们俩互相举杯,冒着气泡的饮料发出细小的嘶嘶声,仿佛也在为新生欢呼。

 

Now:

熊熊火势在众人的合力扑救下才成功减小,然而此时那栋古老又庞大的豪宅早已成了空架子了。

James从废墟里抱出一只黑色猫咪,虽然使用了魔法避免了火烧到身上,但是还是免不了有一点灰头土脸的。本来垂头丧气地裹着毯子呆坐在一边的小女孩惊喜地大叫出声,欢快地跑向他。

“Lee!”小女孩结果黑色猫咪,怜爱地抚摸了他的毛发,抱起来亲了又亲,眨着大眼睛对James道谢到,“你真是太棒了!”

James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调皮地眨了眨眼,道:“不用谢。”

Michael在一旁等着自己的搭档回到自己身边,两个人一起朝着救护车走过去。

“这次比较及时,”Michael揽过James的肩膀道,“没有什么人受伤。”

“这次是运气好,这家人家里的小孩基本都还在上课,只有最小的女儿还没到上学的年纪,”James叹了口气,“而且没一个哑炮,至少自保还是足够了,要不然哪里撑得到我们来。”

“现在兄弟会还只是示威阶段吧,”Michael头疼地揉了揉下巴,“真的要针对纯血袭击的话,现在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

James没有说话,他和Michael坐上那辆有点破旧的红色起亚,继续喝他们没来得及喝完的意式浓缩咖啡。这是两人今年合资从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部那里买回来的一辆实验车,很便宜,对于刚刚才成为傲罗一年还欠了Charles一屁股债的两人来说还是很不错了。

“你去见过他了。”James说的根本不是问句。

“是,”Michael根本没想隐瞒,他脸上那个创口贴挺大的,“如你所见,我还是打不过他。”

“既然如此,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James道。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有不告知搭档就擅自做危险行动的历史了——还是去见同一个人。

Michael不置可否地偏了偏头,两个人对视一眼又笑开了。

James发动汽车,他们在这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圣芒戈医院的治疗师们的事情了,灾后重建很显然更加不关他们的事了。

“你觉得接下来他会干什么?”

“我们还不清楚兄弟会的具体势力分布情况,还有到底有哪些人说了算,”Michael想了想,“我们甚至还没有上报Erik就是他们的头子。”

“Emma Frost,还有一个自称Mystique的女人都是他的左右手……”James道,“我有点怀疑这个Mystique,根据我们目前调查到的,这个女人是一个未登记的阿格尼玛斯……”

Michael贴心地接嘴问道:“但是?”

“还有可能是一个易容马格斯不是吗,”James皱眉,“你记得那个金发的女孩儿吗?我的那个同学,Hank的前女友。”

方向盘打了个圈,Michael很想指责James开车有点太疯狂了,这辆车只是一辆二手的试验车,他应该爱惜一点,不过显然这里还有更重要的话题:“要去问一下Hank吗,说不定他还和Raven有联系。”

“上次他来我家的时候我就试探过了,他真不愧是一个拉文克劳,脑子里除了书就是实验,怪说不得会被甩。”

“我觉得你的想法可能是对的,”Michael突然啧了一声,“毕业后我看到过Raven,就一次,我们那时候刚好培训假期,你记得吗?就是去年的时候。”

“继续。”

“我当时是在皇后街那里,我去买蛋糕来着——你也很喜欢的那家,”Michael仔细回忆,“我们当时隔了一条街,她应该也看到我了的,我还给她打招呼,不过她装作不认识我就走了。”

“皇后街……离CNNAN BAR只有不到五英里,”James点点头,“而且Hank也说自从他们分手后不久她就搬家了,时间也对得上,他们是今年新年过了以后分的手。”

“要上报吗?”

James叹了口气:“这是第八起了,这次的家庭或许不是无辜,下一次呢?或者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再和他们交手就是你死我活了。”

他们再一次沉默了,James暗开音响,里面的碟片是Michael提供的民谣合集,自从兄弟会开始活跃过度以后他们就忙得没时间去管车载音响里放的是听过多少遍的歌了,这是James第一次对一首歌提出意见。

“这是《Sean&Isaac》?我觉得这首歌可以去兄弟会总部单曲循环一下。”

“都在我们车子里循环有几个月了,”Michael纠正道,“这首歌是《there were roses》*【注】,你能不能不要老是乱给歌换名字。”

“好吧。”James耸耸肩,上一次他给这首歌换的名字叫《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他觉得他取的名字还是很符合歌曲意境的。

“下午去趟办公室吧,”Michael从他面前的抽屉里翻出一张碟片换下了那个已经循环了好几个月的民谣合集,“我们不需要更多的玫瑰了。”

---TBC---

【注】:《there were roses》:1974年北爱尔兰的流血冲突事件,支持英国的新教教徒和支持爱尔兰的天主教徒严重对立。在1974年的一场冲突中,新教徒Allan Bell被杀了,于是新教决定杀死一个天主教徒以示报复,结果选择了Sean O'Malley。而Allan和Sean却是生活中最好的朋友。两个年轻人成为了仇恨的牺牲品而毫无意义的被剥夺了生命。歌作者Tommy Sands恰恰是Allan和Sean的朋友。(摘自百度百科)

评论(1)
热度(12)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