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ABISMO(西幻AU)

第三章

虽然刚刚使用能力窥视到了那群人的部分,但是当那些人真正出现在眼前,Charles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骑着一种长相奇怪的生物,看起来有点像Charles认知里马和骆驼的结合体,躯干覆盖着浓密的毛发,四肢却干净得可怕,暴起的筋脉覆盖在夸张隆起的肌肉上,足有一个小汽车的大小,可怖得令人反胃。

这很明显是一群匪徒。

他们穿着可能是由亚麻布料做成的麻黄色斗篷,很多人裸露在外面的脸庞和手臂都有着纵横交错的疤痕以及繁复的纹身,各种各样的武器由他们背着或是挂在坐骑的侧面,眼神就和BBC播出的躲在岩石底下等待猎物的毒蛇一样阴冷贪婪,让Charles非常不舒服的是,这些人的视线在他的脸上逗留了太长时间,其中涵盖的意味丝毫不加掩盖,这让他情不自禁地往男人身边蹭了一步。

“运气不错,”看起来是领队的那个彪形大汉大笑出声,粗粝的嗓音犹如被砂纸打磨过一样刺耳,“不仅是个遗族,还是个长相漂亮的货色。”

剩下的人附和着笑起来,那个首领斜睨了沉默的男人一眼,不屑道:“小子,今天我心情好,你有两个选择,丢下你的小情人立即给我屁滚尿流地逃命,或是被我砍掉脑袋当尿壶。”

男人就像没有听见一样,非常仔细地打量着他的坐骑,Charles发誓他的那个眼神和他刚刚得知他是人类的时候那种欠揍的眼神一模一样,所以他成功地激怒了那个首领。

“敬酒不吃吃罚酒。”首领烦躁地抽出了自己挂在坐骑颈边的长剑,指挥自己的手下道,“把那边那个遗族绑好,小心别弄伤了,我来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常常厉害。”

“嘿!”现在由不得Charles淡定了,他肯定现在他说话的语速是他平生极限了,他甚至没有断句,“拜托了那边那个能不能别看了他们要杀过来了我知道你很厉害你就不能把他们放倒了以后再仔细研究吗!!!”

或许是认同Charles算不上提议的提议,男人回过头短促地看了他一眼,语调平缓地说了一个单词:“Erik.”

Charles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彪形大汉就高举着斧头出现在男人的背后,他打赌自己是尖叫着喊出来的:“你背后!”

不过好意显然没有被领会,也不需要,在所有人都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那个大汉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了,与此同时那片树林倒下了一片树木,巨响稍慢一步到达耳膜。

“警惕!”首领不是无谋匹夫,“那个男人很可能也是个遗族!”

Charles松了一口气,他后知后觉地想到男人的那句话是一个自我介绍,Erik,他想,应该不会是Eric,k比c更适合他。他自己并没有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纳入了Erik的保护圈中。

“人类?”Erik问道。

“我想是的。”Charles含混地回了一句。目前为止他接收的信息有点太多了,这些人——大约是人类的人——说着他能懂的语言,混杂了他所熟悉的英语,法语,葡语还有德语,他暗自叹了口气,可能他掉下去的那个峡谷和传说中的百慕大三角洲差不多,不过还好这里的语言不在他认知范围以外,而且刚好和他所擅长的几种语言重合了。

就在他愣神的这段时间里,盗匪们几乎全部倒下了,而他们的坐骑都乖乖地待在原地没有动,这导致那些希望逃跑的人没能成功。Charles觉得自己从那些丑陋的动物眼里看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惧。

盗贼的首领在Erik看过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弃拉扯自己那被吓得腿软的坐骑,转身朝树林里跑去,这个转变实在是有点难堪,即使Charles在脑子里想了很多,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几次呼吸的时间罢了,情势却是急转直下,Charles颇有些状况外。

Erik抬起右手,掌心向上,Charles就看到那个匪首又走了回来。

说走可能有点不太恰当,他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回来,奋力挣扎使得他的面色涨成了猪肝一样的紫红色,脚尖勉强挨着地面,在沙地上拖行出两条扭曲的痕迹。

那个强盗的脖子上挂了一条金属项链,上面坠着一个绿色的宝石,是他全身最干净的一样东西,看得出来他很喜欢。现在,他钟爱的宝石项链漂浮了起来,他看向Erik的目光除了惊恐再也没有别的了:“不……不!求你了!求你!”

“Erik……”他看了过来,Charles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恶心的石块堵住了一样,他看向Erik,试图从他的眼睛里找出一点动摇或是怜悯,然而什么都没有,除了冷漠。

“他要死了!”Charles喊出声来,祈求一般地看着Erik,“松手吧!”

Erik看向他,目空一切:“他们都死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沉闷的响声砸在砂砾之上,Charles张大了嘴,但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这种场景在电影电视里面也挺常见的……超级英雄随便打个架,都市就全毁了,里面生活的人自然也会伤亡大半。在电影里道理都那么浅显易懂,不杀人就会被杀,杀掉一个坏人可能就是拯救更多无辜的生命之类的。但是,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电影电视里死去的都是假的。

Charles目光扫过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他们甚至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染满鲜血,如果他们现在是电影,分级可能最多也就是PG13……Charles无不悲哀地闭上眼,他努力不去看不去听,这样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Charles说不好自己是在自我安慰抑或是自我麻痹,两者可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除了不断地在内心重复这不是他的世界,就当不小心进了一个可怕的丛林世界,这是正当防卫而已……

可是内心里的痛苦仍然真实存在并且折磨着他。

或许折磨也是好的,Charles叹了一口气,睁开眼,Erik看他的眼神依然令人捉摸不透。

至少这证明他的良心还活着。

“没有女人。”Erik已经扒掉了一个死人的衣服穿上了,顺手扔了件披风给Charles,看见Charles难看的脸色后讥讽道,“如果你还想招惹些人来送死就丢掉吧。”

Charles咽下涌到喉头的呕吐欲望,颤抖着双手把那件亚麻色的斗篷披在了身上,但是他依然没有盖上兜帽,脸色憋得通红,像是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呼吸。

他调整了一下心态,强迫自己去看那些尸体——只是尸体而已,只有九个男人,没有女人,甚至连装着她的笼子也没有。

“他们应该是把她藏起来了,”Charles刚要把手指按上自己的太阳穴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警惕地问道,“你要做什么?斩草除根吗?”

Erik没有理他,径直往树林里走,Charles快跑两步拦住他道:“那是个女孩子!她什么也没做!”

还要再说,整个人却突然被牵引着往旁边踉跄了几下,Charles抿紧了嘴,要抬手按上自己的太阳穴,Erik却头也没回地对着他一挥手,他手上的那块腕表就发了力,把他的手固定住无法动弹了。

“Erik!”

Charles忍不住破口大骂,可是任凭他憋红了脖子手腕还是纹丝不动,他啐了一口,心想又不是只有右手能用,可是Erik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个按掌,他就被拍进了沙地,右手被操控着死死按住了左手,整个人就像被绑好了的鸭子一样束手无策。

Charles放弃了挣扎,放松身体躺在沙面上调整呼吸,他觉得自己要气炸了,一抬眼几米开外就是一具尸体也无法影响到他的生气。结果没等到多久树林里就传来一声巨响,吓得Charles从地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这才发现手上的力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卸掉了。

小心翼翼地小跑着进了树林,突然汗毛一竖,Charles下意识地往旁边跳了几步,下一秒一个人影就呼啸着砸向了刚刚他站着的地方。

Charles叹了口气,把终于自由了的手抬了起来,手指一接触到他的太阳穴,那两道快要撞在一起的人影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僵硬着停在了原地。

他走到Erik面前,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你下次要是再控制我,我就让你跳脱衣舞知道吗。”

他发誓他从Erik的呆滞的双眼里看见了杀气,但是Charles不在乎,他其实现在就很想让Erik出点丑,但是现在没什么人,不适合表演脱衣舞。

威胁完Erik以后Charles才回过头去看另外一个被他定住的人。

他的表情很狰狞,但是并不影响他判断出他还很小,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但是手上拿了一把巨大的重剑,和他瘦弱的身材以及白嫩的脸蛋格外不符合。

Charles走上前去好奇地要仔细打量,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呼声。

“别伤害他!”

---TBC---

终于放假了……吐血……更新来一发……

评论
热度(3)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