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二章


平安夜是一个温馨的节日。

然而对于那些只有几岁的巫师家的小孩来说,没有什么节日是温馨愉悦的,那些各色各样本该庆祝的节日只在父母口中有几分明亮的色彩,对于他们而言,所有的日子都是一个样的黯然,除了提心吊胆地度过一个又一个日升日落,再无其他。

Charles蹲在床边,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天边明亮的光芒在黑漆漆的夜空中忽明忽灭,他很喜欢这种亮莹莹的光芒,虽然每次燃起的时候就会有人出去,然后在不久之后带着他们匆匆离开那个住处,而在他模糊不已的记忆中,父亲就是在某一次光芒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James刚刚已经抵不住睡意睡着了,Dora把他抱去了他的房间。

“Charles,”Dora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手掌轻轻覆在他的头上,“我要出门一趟,虽然你才是弟弟,不过能请你可以帮我照顾一下James吗?”

Charles乖巧地点点头,Dora笑着蹲下来亲了亲他的脸颊,漂亮的棕色眼睛里闪烁着一些晶莹的碎光。

“早点回来,妈妈。”

Dora弯起嘴角笑了笑,没有应声。她把脖颈上戴着的项链取了下来,将闪烁着温柔色彩的宝石放在Charles的手里,揉了揉他的脑袋,道:“不要让它离开你好吗?”

Charles再次点了点头,把项链套上自己的脖子,长长的吊坠垂到了他的肚子上。

他迷迷糊糊地跟着Dora走到玄关,看着她戴好围巾穿好鞋子。现在他们住在Orion的家里,可是Orion还没有回来,妈妈或许是要出去找他?

Dora在打开门之前回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嘴唇张张合合,好像是说了什么,最后传到C他耳朵里的,只是一声叹息:“Charles……”

——Charles……

 

Now:

“Charles!”

Charles睁开眼,James正蹲在他面前皱着眉看着他,他这才记起他刚刚是在壁炉边一边烤火一边看书,刚刚的梦境过于真实,让他有点恍惚。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万一生病怎么办?我最近那么忙,有可能几天都不会回来。”

听着James喋喋不休的抱怨,Charles不由得失笑出声,明明刚刚在梦里Dora还让他照顾好James,一醒过来他就变成被念叨的那个了。

James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什么也没有问,叹了口气给他把盖在膝盖上的毛毯理好,推着他往卧室走。

“Charles,我之后几天可能都不会回来了,”James斟酌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要让Charles知道,“我和Michael已经查到兄弟会的首领是谁了……”

他看着Charles的发顶,有点犹豫,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Charles比他先一步说了出来:“是Erik对吗。”

他没有使用疑问句。

“你早知道了?”James苦笑着道,“就知道没什么瞒得过你。”

“四年前我就怀疑是他了,不过最近才确定而已。”

“他一走你就怀疑他去反社会了?”因为Charles的问题,卧室门常年是敞开的,James推着他进了卧室,“真不知道该感慨你们关系好还是糟糕。”

Charles以一声意义不明的闷笑作为回答。James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还有一个不太确定的消息,不过八九不离十吧,Raven她似乎也加入了兄弟会。”

不出意料的沉默。

James说出这个事情并没有打算要Charles的回答,沉默是他想过的回答中最好的一种,对于Charles来说,Raven不仅仅是Hank的女友,还是他们共同的好友。

James帮助Charles移到了床上,这么多年了,Charles早就习惯了这些帮助,再也不会有最初的尴尬与为难了。

他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安静直到最后James不得不离开。

“你自己注意安全,”James拿出做哥哥的样子来,“等这段时间工作完了我才能回来,我和Michael会好好吃饭的,别担心。你平时就住在学校里吧,Hank可以帮忙照顾一下。”

“好的哥哥,”Charles笑笑,向James告别,配合地扮演了一个乖巧听话依赖兄长的弟弟,“工作顺利,早点回来。”

 

Six years ago:

Charles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左右,他就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模糊月光大约看了一眼表盘,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试图再继续做梦,可是心跳和呼吸却越来越快,一种焦躁感挥之不去。

最终他放弃抵抗,丧气地坐了起来,短暂的发呆之后穿好了衣物,打算离开寝室,免得打扰室友休息。

休息室的壁炉在他进入之后就自动燃烧了起来,暖和的温度让他感觉好受了一点,正打算坐到沙发里看会儿书打发时间,一个偏头看见了紧闭的大门,突然就起了出门夜游的意思。

Charles舔舔嘴唇,他虽然是一个好学生,但可不是一个乖学生,夜游这种违纪的事情他其实也没少干,只不过比起技术拙劣的James和Michael两人,他显然更擅长伪装。

想做就做,Charles把魔杖揣进口袋里,围好围巾,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挂在墙上的画作们都在呼呼大睡,有几个浅眠的被他打扰到,嘟嘟囔囔地咒骂了几句,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走廊上的壁火足够让他勉强看清脚下,所以他就没有使用荧光闪烁,下了楼梯,转过走廊,Charles漫不经心地思索着该去哪里探索。

猛然一个背影闯入视线,Charles反应迅速地一个退后,把自己藏进了巨大的石柱后面。

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看,那个人走得很快,在昏暗的光线下犹如行走在白昼之中,步履稳健飞快,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就穿过了走廊往楼梯走去。

那个人穿了一身黑色的大衣,整个人几乎完全融化在了黑暗的夜色里,但是凭借昏黄的灯光Charles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Erik.

Charles松了一口气,本打算跳出来追上他,互相打个招呼,然后两个人再一起到处游走一番,但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敏锐地意识到了一丝异常,他又再次绷紧了身子。

Erik有点不对劲。

Charles在入学以来的四年间和Erik相约夜探霍格沃茨了不少次,几乎和James与Michael一起捣蛋的次数不相上下,可是他从来没有发现Erik有什么夜视能力,有时候Erik甚至需要扶住他的肩膀才敢踏下阶梯。

来不及多想,当Erik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选择了跟上。

Erik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他,Charles匆忙地在自己的外套上擦了一把手心里的汗水,一只手摸进了兜里,握住了自己的魔杖。

摸黑跟踪人是一个技术活,更何况他是第一次干,还是跟踪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们逐渐往下,越来越偏离教学区和生活区,等Erik的速度慢下来后Charles才猛然惊觉——这是往那面镜子的路。

寒意从脚底蹿起,紧紧攥住了他的四肢百骸。Charles只能咬紧牙关,免得他的上下牙齿会忍不住打颤。

心底的声音叫嚣着让他赶紧离开,不要再继续往前了,可是看着逐渐在视线里远去的身影,Charles咬咬牙,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在他的毛衣之下,一枚宝石在转瞬之间划过一缕光芒,又很快黯淡了下去。

---TBC---

下周考试,下个月考试,在下个月还是考试……我要死了_(:зゝ∠)_

明天去看奇异博士!

评论(1)
热度(13)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