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三章


Now:

Michael把最后一个箱子抱上了楼,James跟在他后面抱了一大口袋的食物,两个人一前一后挤在狭窄的楼道上,呼呼喝喝地试图在不吵到其他邻居的情况下唤醒不知道是不是线路已经坏掉了的灯泡。

用脚踢上了房门后,James看着熟悉的出租屋颇有些感慨,想当初毕业后的傲罗集训生活就是在这栋破旧的麻瓜公寓里度过的,当年的同僚有的放弃了傲罗的工作,而留下的如今都分配给了不同的小组,早就搬走了,只有Michael还在这里继续租住。

“上周Summers他们也搬走了,”Michael把箱子放在地上,“现在这栋楼里就剩下我一个巫师了。”

“现在是我们俩了。”James眨眨眼,顺手从口袋里摸了两颗牛奶糖撕开,塞了一颗给Michael,看Michael含着糖熟练地施展家务魔法,然后自己把鞋子蹬掉了,盘着腿坐一屁股上小小的懒人沙发不起来了。

这间房子是整栋楼为数不多采光不错的,而且也是为数不多安装了暖气的房间之一,当时为了抢到这间房子全部同学争得头破血流,最后还是James靠着惊险的飞行比赛赢得了另一个女生,夺得了居住权。

“等到事情结束后我才会回去了,”James左右转转脑袋,然后锁定了放在地上的水杯,懒得掏出魔杖来,弯腰把杯子拿起来冲Michael晃了晃,得到这杯水是今早上刚接的回答后放心地一饮而尽,“可别告诉我你没有收拾我的床。”

Michael企图赶在James喝光之前抢走杯子,不过没有成功,懊恼地说道:“得了吧,明明你的家务魔法比我用得好,自己去整理吧!”

“好吧,那我勉为其难和你挤一下好了。”

Michael晃悠着到厨房去拿水壶倒水,听到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道:“你只需要挥一下你那高贵的手,然后动一动你懒惰的舌头,念一个咒语,为什么……嗷!”

他叫出声来,手上的杯子差一点就打翻了,泄气一般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他后面跑进了厨房的James,耸了耸肩膀表示投降:“好吧好吧,我去理床。”

“我的朋友,”James保持着恶作剧成功的笑容,“我的舌头懒惰与否你最清楚不是吗?”

Michael被噎住了,反驳不能,泄愤似的恶狠狠低下头作势要咬人,James吓了一跳,要往后躲,可惜厨房过于狭小,一退后就抵上了橱柜,动弹不得,他紧张地闭上眼睛,结果只得到了唇边一个轻如羽毛的吻和沉沉的低笑。

“你居然戏弄我?”James不可置信地睁开眼,龇牙咧嘴地伸手勒住Michael的脖子要掐他,只是笑弯了的眼角和泛红的耳朵尖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噢!伟大的McAvoy先生饶命啊!”Michael配合地大声求饶,端着水壶做着夸张的表情跑出了厨房,James跟在他后面几次跃跃欲试,想要扑上他的后背。

两个人闹腾了一会儿又在地板上亲昵了一会儿,James赖在Michael身上不起来,眯着眼睛看他:“我的床没有收拾。”

Michael笑出声,按住他的头使劲揉了两把:“好吧好吧,不收拾了。”

James翻了个白眼:“我的朋友,你可真是太懒了。”

对于这样的评价,Michael选择用实际行动告诉压在他身上的某人,他到底懒不懒。

 

Four years ago:

Emma Frost靠着湿冷的墙壁喘了好一会儿气。

刚刚在酒馆里的大闹导致老板呼叫了魔法国会的傲罗,虽然也成功把那个胆敢辱骂她的混蛋打成了重伤,不过她自己身上也挂了不少彩,其中大多是拜傲罗们所赐。

被伊法魔尼开除以后她就混迹于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酒馆里,本来还打算好好打工的,结果倒霉碰上了原来的同学——呸!Emma啐了一口,狗屁的同学,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垃圾。

右手手臂流失的血液已经把外套都打湿了,她只好把魔杖换到左手,尝试使用治愈魔法,然而刚刚开始念咒语,巷口的光就被突兀地遮住了。

“Holy shit,”Emma自暴自弃地把脚边的垃圾桶踹开,大概辨别了一下对方的样貌,并不是刚刚追在她屁股后面背诵法令的傲罗,不耐烦道,“小子,别来惹我,趁着我心情不是很糟快点滚蛋吧!”

“Emma Frost,三月被伊法魔尼魔法学校开除,理由是使用危险魔咒并威胁到同学的生命安全,有趣的理由,不是吗?”

“Fuck!”Emma暴躁地用魔杖指着对方,她身上乖巧的女仆装和阴森的眼神发差巨大,“如果识趣的话就闭嘴,你他妈是哪个地方冒出来的?魔法国会什么时候会招收未成年人做傲罗了?”

尽管光线不好,但是足以让Emma分辨出来人的大概年龄,还是一个年轻人,不会超过20岁,却知道她的信息。

“实际上,我会是你的朋友,”那个人把“will”咬得很重,一口伦敦腔,“Max Eisenhardt,很高兴认识你,Frost小姐。”

“至于你的信息,请不要担心我有什么摄神取念的能力,”自称Max的少年举起双手缓步靠近,在Emma威胁地抬高魔杖后又停止了脚步,“酒吧里那个傻瓜甚至不需要拷打就哭着喊出来了,鉴于他臃肿的脸上全是鼻涕,我实在不忍心再对他那贫瘠的脑瓜施以打击了。”

Emma将信将疑地把魔杖压低了一点,可是仍然处于戒备状态:“那么,Max Eisenhardt,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唔,或许是你的忠诚,Frost小姐。”

Emma用一种看精神病院逃跑病患的眼神看着Max,嗤笑一声,不屑道:“脑子有病就去治,英国佬,要我给你介绍一下医师吗。”

Max对她的嘲讽不置一词,好似没听到一样,自顾自道:“我正在寻找同伴,会邀请你不过是因为比起那些近亲结婚导致基因缺陷、除了抱着他们所谓的纯正血统而一无是处的人,我更中意像你一样天赋过人,并且拥有真正高贵血统的人。”

“高贵?”Emma尖锐地重复了一遍,“你是说像我这样的‘泥巴种’?麻鸡和巫师的后代?”

“显而易见,是的,”Max的眼神高傲,“比起无用的麻瓜,脑子里除了血统血统还是血统、观念可笑的巫师们,我们当然是更高贵的存在,能力是我们最强大的资本。”

“得了吧,别开玩笑了,老娘还要治伤呢,”Emma不耐烦地驱赶着Max,她心里的确有些动摇,她从来没有因为她身体里的麻鸡血统而自卑,相反,她甚至很喜爱那一部分,而在学校里被歧视的生活也让她对所谓的巫师纯血理念恶心透顶,“就算是我们更值得骄傲,那又怎么样呢?我们是少数,在麻鸡面前有那个狗屁保护法令,在纯血巫师面前我们不值一提。”

“这就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了,我的朋友,”Max逐渐走到了她的面前,在确定Emma不会再对他魔杖相向后掏出了自己的魔杖为她受伤的右臂施加了一个非常高级的治愈咒,Emma将之理解为施展能力以展示他的价值,“我在寻找同伴。比起躲藏,屈服,肯定有更好的路,更好的方式,不是吗?”

“No more hiding,”Max露出一个有些骇人的笑容,金绿色的眸子闪烁着野心的光芒,像是冬夜里饿极了的野狼,“为自己骄傲,不是吗?”

 

Now:

“Charles?”

“Hank,”Charles从卷子堆里短暂地抬了一下头,“你还没有走吗?”

“期末考试,你懂的,”Hank走进办公室里,沙发里都堆买了试卷,各种羽毛笔在半空中勤奋地批改着试卷,“你今年还是改三科的?”

“一直都是老样子,”Charles耸耸肩,“你知道的,傲罗的工资很低,魔法部总是很吝啬,我必须要多挣钱。”

“我看你这里的灯还亮着就猜到你还没在改试卷了,不过你给的理由还真是……一言难尽。”

Charles闷笑出声,脸上的表情好像他给了Hank一杯挤了芥末的咖啡并且成功哄骗对方喝了下去。

Hank道:“魔咒的还没有批改完吗?这个我或许可以帮忙。”

“算了吧,Hank,”Charles笑着拒绝了,“上次你帮忙之后学生都投诉说看不懂你写的字,我想你可以趁这个时间练一练你的钢笔字。”

“是哪个学院的?”Hank做出恼怒的样子,“我要给他们扣十分!”

“别告诉我你的魔药课没有收到任何投诉,”Charles挥挥魔杖,茶壶和茶杯欢快地飞到Hank面前给他倒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要知道,当初N.E.W.Ts考试你的丢分起码有百分之三十是因为你的字。”

“哪有那么多,”Hank嘀嘀咕咕地抱住茶杯,“顶多百分之二十五。”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羽毛笔逐渐停止了舞动,乖巧地一支支排列好飞进了笔盒里睡好,两个好友围好围巾穿上大衣往职工宿舍走去。

“Hank,”到寝室门口的时候Charles叫住了他,“我想,有一件事应该告诉你。”

 

“Max,”Emma裹着她的白色貂毛大衣,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光溜溜地裸露在空气中,纷飞的大雪是这位女王最好的背景,“该下达命令了。”

男人收回远望的目光,呼出一口白气。

“开始吧。”

---TBC---

神奇生物太好看了!!!!!

强烈安利!!!!

评论(4)
热度(12)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