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六章

Three years ago:

对于刚刚经过期末考试摧残的学生来说,唯一值得欢呼庆祝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假期了。

霍格沃茨的寒假比之暑假要稍微长一点,在最后一科考试结束后同学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离校了,猫头鹰会把他们的成绩单送达到他们身边,而成绩评分不幸在A以下的小可怜们就要悲惨地在开学时提前到校参加补考。

作为全英国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的要求虽然算不上严厉,但也绝不轻松。

“你觉得你能得多少?我觉得要是运气好变形课我能拿个E,O是不敢奢望了。”

“我还是老样子吧,反正E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所有的休息室都处于半关闭状态了,这几天统计完留校人数以后就要将所有剩余的学生统一换到赫奇帕奇的寝室里去了。

James和Michael一边讨论着期末考试的成绩一边往赫奇帕奇的休息室里走,进进出出的同学对这个格兰芬多常客见怪不怪,不少人还扯着嗓子祝他假期愉快顺便询问了一下对于期末考试成绩的看法。

“今年还是用我们的做留校寝室?”一个男生问道。

“是的,”行李堆满了休息室,不知道谁被淹没在其中回话,“去年住拉文克劳的时候听说有人被鹰门环挡在外面挡了一宿呢,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向看不对眼,画像他们说也要放假不会工作,所以只能住我们这里了。”

James闻言短促地笑了一声,低声跟Michael耳语道:“那个被鹰门环挡住的倒霉蛋是斯莱特林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分进斯莱特林的。”

“听说你们格兰芬多也出过不少倒霉蛋。”

“嘿!”James用手肘拐了一下拆他台的同伴,道,“你太过分了,我又没有嘲笑你们。”

“好的好的,我的错,”Michael夸张地捂住自己被打倒的肋骨,“可是你下手也太狠了点……我的天哪,我肯定是骨裂了。”

“你就演吧你这个混蛋!”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打闹了一会儿,碰倒了不少东西,最终被惹怒的众赫奇帕奇同学赶了出去,勒令这两个没有同学爱的捣蛋鬼在他们收拾好东西以前不许回去。

“噢……好吧,都怪你,”James撅起了嘴,“那我们去我那还是去闯一闯那个可怕的鹰门环?”

“怪你,”Michael不甘示弱,“去找Charles吧,他肯定没有把蜂蜜酒喝完。”

“你居然连我弟弟的主意都打,真是个恶棍!”

“抱歉,那瓶酒是我掏钱买的,哪次出去喝酒你给过钱?你这个无赖可没资格说我。”

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一路打打闹闹跑到了鹰门环前就乖乖收敛了,天知道为什么在拉文克劳的地界自带肃穆气氛,每次过来找人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犹如另一个图书馆或者魔药课堂。

James对着墙上的画像道:“我找七年级的Charles Xavier,麻烦了。”

画像上的绅士点点头,转身走了,旁边正在写作的女士没好气道:“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家伙,鹰门环的问题又不难就不能自己进门吗!”

James和Michael对视了一眼,鉴于她桌子脚下的废弃纸张堆满了地毯,他们还是不要回话比较好,这位作家女士要是哪天对他们和颜悦色的,大约就是文思泉涌或者才完成了一部著作。

绅士很快回到了他的画里,告诉他们说Charles正在忙一些事情,需要他们等一下。Michael有些好奇地看向James,你弟弟会做什么事?

James瘪瘪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眼神刚刚交流完毕,拉文克劳的大门就向他们敞开了,头发有些乱的Charles清了清嗓子,眼神乱飘着欢迎他们的到来。

“你的衣服……上面是灰尘吗?”Michael指了指自己的斗篷下摆示意道。

“噢,噢我刚刚正在……做实验,是的,”Charles赶紧拍干净,“一个我不擅长的实验。”

“需要我们帮忙吗?”James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可能Charles施加了一个还原咒。

“不,不用,谢谢你亲爱的,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实验,在寝室里就可以完成的那种,”Charles语速飞快,“以后我会擅长的,我想我会是全巫师界最擅长使用那个玩意儿的人。”

James皱眉,Charles的语速和神情显示他在紧张,他突然想到了一些不太健康的实验,变了脸色:“你不会瞒着我在做对你身体有害的事吧?”

“什么?怎么会——”Charles脸色白了一下,震惊地看着他。

“我可得警告你我的弟弟,上次我院五年级的那个学生犯错导致了格兰芬多被扣了十五分,就是因为那种实验!”James气得跳脚,虽然他害格兰芬多被扣分的次数也不少,“我知道男孩子们在这个年纪正是气血方刚欲望强盛,可是你们也不能去做那种——”

“噢我的天啊,Jim,”Charles一瞬间泄了气,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你真是令我……你居然怀疑我去做那种有关——”他缩了缩肩膀,用口型拼出了“sex”这个单词,“我怎么会!你的质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好了请你闭嘴吧,”Charles看James的表情好像还要继续,连忙打住,“梅林在上,我从未也绝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Michael在一旁看着这出闹剧偷偷摸摸的一直笑,James被勒令闭嘴后回头一看,立即把怨气全部撒在了自己的同伴身上,羞恼地低声骂道:“Shut!Up!”

Michael立马咬住嘴唇憋住笑意,可惜他皱起的眉眼和抖动的肩膀泄露了他完全无法控制住笑意的状态,恼得James随手拿起一个靠垫就糊在了他的脸上。

“好了,”Charles走到茶桌前拿起汤匙敲了敲杯沿,“你们来找我干什么?总不会是想要补习吧。”

“当然不是,”James自觉地收敛了胡闹的行为,Michael紧挨着他坐下,“这个假期是留校还是回家?”

“你们不旅行了吗?”Charles疑惑道,“Erik他……你们不找了吗?”

“你身体越来越差劲了,我不想再出门了,事实上之前如果不是因为你拜托我,还有不放心Michael一个人我也不会出远门的,”James说道,“说老实话,我觉得你的后遗症需要去圣芒戈看一下。”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不,你不行。”

“其实……”Michael插嘴,“我也不打算去找了。”

“什么?”

“我和James这几个假期已经跑遍了整个欧洲了,即使Erik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的时候邓布利多也花了很长时间去找他,最后还是等到他被送进了孤儿院才找到——如果他存心想躲的话要找到他太难了,他当初不告而别,可能就是不想让我们找到他吧。”

Charles抿紧了嘴,双手握成了拳头。

“那么,就不留校了吧。”最后他叹了口气,道。

“我想Michael还是和我们住?”

“当然,”Charles点点头,微笑着对Michael道,“你的房间永远欢迎你。”

 

Now:

密集的爆炸声,人声在雪夜里交错,即使地上有厚厚的积雪也无法完全掩盖掉混乱慌张的脚步声。

莫利亚孤儿院的孤儿和工作人员都在魔法部的帮助下撤离了,留下一座空荡荡的楼房。

孩子们睡觉的大卧房的天花板很矮,勉强够一个不算太高的成年女性直立,玻璃上由冷气和雪花飘在面化成的水滴凝成了朵朵冰冷美丽的窗花。

一个穿着高领黑色毛衣的男人坐在一个靠窗的床位上,铁锈红的皮夹克随手搭在积满了铁锈的床架上。

他很高,身材壮实到性感,坐在一个长只有一米五的小床上显得有些滑稽。

缓慢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好像完全沉浸在了窗外的时不时燃起火光的雪景中,没有回头。

来人在他对面的床位坐下了,也学着他的样子看向窗外。

“外面有什么?”

他眨了眨眼,道:“Nothing.”

又沉默了下来。

“时间飞逝,是吗,”他似乎是抛出了一个问句,语气却像是在自言自语,“很快就好了。”

“时间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好像一切都面目全非了。”

他回过头,看向那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在他们之间似乎是有一面镜子,互相是对方的镜像,如果抛开他们不一样的着装,不仔细观察,完全无法区分出眉眼之间那丝细微的区别。

“你没有变,Fassbender,”Max,或者说Erik道,“一如既往的软弱,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成为傲罗能改变什么吗?什么也不,不过是又一个Fassbender而已。”

“说实话,我一直很愧疚,我以为你所有的愤世嫉俗都是因为小时候那些不幸的事,而我——虽然不是我自主选择的,但是我的确做出了选择——抛弃了你和妈妈,我以为我如果做得够多,能够弥补你一些,可是我错了。”

“哼,犯下的罪过如果能弥补,她也就能活过来了。”

“你错了Erik,”Michael看着他,“的确,犯下的过错无法弥补,可是尚未发生的未来却仍然可以去掌握,你太执着于过去了,以致于你几乎毁掉了你的未来。”

Erik嘲讽地嗤笑了一声:“别讲那些大道理了,永远忠诚正义的赫奇帕奇在对我说教,教我什么?要给我戴上枷锁还要先感化我?是希望我自己前往阿兹卡班吗?”

“Erik,”Michael认真地看着他,“你本来可以拥有我,Charles,James,Hank,Raven……我们都可以是你的亲人你的挚友……现在还不是太晚,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和我回去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我……”Erik咬紧了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永远也不需要!”

---TBC---

注:莫利亚孤儿院和邓布利多找到Erik的那家孤儿院不是同一家,莫利亚孤儿院是巫师开办的,Erik被找到之前是呆在麻瓜的福利院里的。

鹰门环那里的画像完全就是私设,原谅智商不够的作者想不出来鹰门环会出什么谜语,于是设定为外院的学生找某一学院的学生时休息室外的画像可以帮忙通知(当然獾院这个特立独行的学院除外)

评论(6)
热度(14)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