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X-Men】天国列车

0、

死亡是什么感觉?

 

1、

Logan睁开眼。

这是他很难得的不艰难的睁开眼——没有宿醉,没有病痛,没有噩梦。

就像他还是历史老师时每个忙着和一群小屁孩斗智斗勇的清晨,只需要从梦境中挣脱,就可以从不是非常柔软的单人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迎接一个平凡而又珍贵的早晨。

但是他很清楚,他死了。

 

2、

“你可醒得真快。”

他条件反射性地坐起来,防备的姿态在看清说话人的时候瞬间变成了呆滞。

“你……你怎么会?”

“其实我也不想来的,”Scott耸耸肩,他没有戴上他的特制眼镜,“可是其他人都围着教授转,谁叫我我抽签输掉了呢,运气太差。”

“其他人?”Logan茫然地四处环顾,他刚刚的感觉没有错,他屁股下面的触感就是他的床单,床头还有他那个陪伴了他快一个世纪的老旧闹钟。

“是啊,你可真会赶点,马上要吃饭了。”Scott踢了踢他的房门,“睡醒了就起来吧,晚上吃海鲜饭。”

“哦对了,”Scott笑得有些幸灾乐祸,“现在学校里可没有酒了。”

 

3、

学校还是和以前一样,孩子们看见他以后甚至有人哀嚎着“天哪我们居然又要有历史课了”,当他遇到小淘气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甚至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哦天哪,我以为我们还有很久不用上历史课呢。”

当然,还是给了他一个拥抱,没有布料隔绝的那种。

“想开点伙计,”小淘气拍了拍他的后腰,“至少在这里我们不用再担心能力的问题了。”

他站在楼梯口傻呆呆地看着来往的人群,最后只是红着眼睛问道:“……Charles在哪里?”

 

4、

得到了小淘气的友情提醒后,Logan飞奔到了会客室。

“……Professor.”门没有关,Charles坐在他曾经在学校的时候最喜欢的位置。

“你也来了啊,”他微笑着欢迎,“welcome home,Logan.”

Logan浑浑噩噩地朝他走去,他想这或许是上帝为他织就的环境,一个干净的、体面的、仍然是泽维尔学院校长的Charles,脸上的笑容和眼中的悲悯都是属于他记忆中的教授。没有生活不能自理的邋遢,没有阿尔茨海默症,一个完整的Charles Xavier.

“I am sorry,”他哽咽着蹲下,“我……”

“我知道,那不是你。”

“欢迎回来,Logan,欢迎回家。”

 

5、

“咳。”

当故意发出的咳嗽声响起的时候Logan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

哪怕不回头他也知道是谁。

那个即使是脸上的皱纹也充斥着令人厌恶的张狂的自大狂。

“真是看不出来你有几百岁了。”

“谢谢,看得出来你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

他才不会承认他想说上一句“nice to meet you again”呢。

 

6、

“可惜了那么多钱,”Charles叉起一块菠萝,“还差一点点就可以买下Sunseeker了。”

“唔,”Erik不赞同道,“在海上度过余生?幸好你们没有买下来,真是糟糕。”

“海不好吗?”Charles轻笑出声,示意Erik把他面前的汤勺递给他,“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海上。”

Erik恶声恶气地反驳:“准确点,是海里面。”

 

7、

“其实死掉还不错,”Warren嘴里还包着饭,发音有些含混不清,“我的翅膀又长出健康的羽毛了,那该死的金属片终于不会再硌着我了。”

“我也这么觉得,”李千欢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手上还拿着一杯橙汁,“Scott不戴眼镜真是太帅了,我都要爱上他了!”

Scott大概已经听她这么感慨过很多次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进食,动作没有一点点停顿。

“对了Logan,”Jean说道,“听说你的爪子有点锈了?”

“还好……”

“别这么打击他亲爱的,”Scott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毕竟比我们老了好几倍。”

Logan冷笑一声,中指的艾德曼合金钢爪唰地弹出,挑衅地对着Scott挥了挥。

Scott瘪瘪嘴,笑着把吃完了的盘子拿到厨房里去了。

 

8、

“听说你有个……女儿?”小淘气问到。

这个问题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已经吃完了的Scott,他自然地在刚刚的座位坐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Logan第一次注意到他眼珠的颜色,非常好看的蓝色,饱含着兴味看着他,让他脑子有些转不动。

“嘿,别盯着Scott不说话啊,”小淘气不满地打断了他的神游,“别搞得好像是你给他生的一样啊。”

“喂!”

整个餐厅几乎是在小淘气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就爆发出了大笑,Logan简直想把这个丫头提溜起来扔出去,目光瞥到Scott的时候又打消了念头。

他笑得很开心。

 

9、

“Laura啊,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不过我们有点交流困难,”Logan抓了抓头发,他被押在这里跟所有人——他的同事还有学生们——讲他们父女俩的公路旅游,“她在墨西哥长大,我不会说西语。”

“我会!”Kitty举手道,“之前太无聊自学了一点点。”

大家看着她,她突然就有点忘了自己那么激动是想说些什么,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又垂头丧气地坐了回去。

“你可以教他,”Charles被Erik推着轮椅加入了他们,“我想Logan会喜欢这个语言的。”

Logan点了点头。

如果他会的话,可能就可以多和她说会儿话了。

 

10、

之前教授说卡利班也在,他没想到是这个在法。

现在的卡利班不驼背也不畏畏缩缩的了,如果不是那并不具有普遍性的光头和眼熟的走路姿势,Logan根本认不出他来。

死亡的确并不是坏事。

哪怕这只是死后的一个梦。

 

11、

“你过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吧,”Scott想了想,“就像是宿醉醒来?时间有些太久了,记不太清了。”

草地还是那片草地,坐在小坡上可以清晰地看见整个学院,门前的喷泉还是和那边的世界一样,孜孜不倦地喷洒着水花。

这里的水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不需要追寻太阳,只要在这里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阳光不会光顾的角落,都有他们想要的光明。

是需要小心光的卡利班,也能够享受的光明。

“你呢?”Scott反问道,“你过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12、

死亡是什么感觉?

 

Laura伏在他耳边哭泣,他很想告诉她别哭,这不是什么值得难过的事情。

他早就厌倦了永恒。

就像几年前——确切点是几十年前——他见到的那个Charles告诉他的。

We all have to die some time.

阳光穿透树林照在他身上,死亡的冰冷被驱散,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他仿佛看见了西彻斯特的校园。

他回家了。

---END---

评论(12)
热度(293)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