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 and some love

第十八章

Six years ago:

“你想起什么了吗?”

“唔……”Charles闭着眼睛努力思索,他到了现场以后脑子更乱了,倒不是因为毫无线索,反而就是因为处处都是线索却无法串联起来而导致他有些头疼。

他把项链放在摊开的手心上,灰扑扑的石头虽然没有生机,但是总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

“我小时候——就是Dora出事的那个晚上——因为Orion晚归,所以她出去找他了,”Charles说,“她出门前跟我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记得……或者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为我忘了,她跟我说,小心镜子。”

“我应该没有忘记的,从第一次知道这个镜子开始,我就很排斥它,”他把手握成拳,托帕石的棱角硌得有点疼,“我忽视了这个警告,不,我被忽视了这个警告。”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那个人应该很早就在了,至少也是在圣诞之前,”Charles笃定道,“我是圣诞的时候从James那里知道了镜子的事情,那个时候下意识的有阻止他们,但是并没有对‘镜子’这个词产生任何反应。”

“那么,你认为是谁?”

壁火摇曳着,拉长了Charles杵着拐杖的身影,从影子上看起来他像是正在忏悔祷告的基督徒一般低垂着头。

“我想……”Charles目光放空,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里像是梗了什么东西,“他不是什么单独的人……”

“我或许是中了一忘皆空咒对吧,”他的声音轻得像是在喃喃自语,“可能是不屑,也可能是‘他’不够强大,或者随便别的什么原因,我只是忘了事发的事,但是事发前的,我还是留有一些模糊的记忆。”

“我想起来的那些足以证明,Erik他……”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攻击了我。”

 

Two years later:

当猫头鹰们携带着最新的预言家日报飞遍了整个巫师界后,本来就人心浮躁的社会再一次泛起了不小的波澜。

街头巷尾都指点着今日头条议论纷纷,救世主男孩即将因为违反了巫师条律而被魔法部提起公诉,即使是违反原因尚不明确,也足以让人们沸腾了。

“不会是真的吧,难道他真的回来了?”

“或许他只是一个徒有救世主虚名的不良少年呢?一个从小在麻瓜世界长大的巫师,可说不好是不是脑子也被麻瓜传染成了傻瓜。”

Hank在拿到报纸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Charles,对方应该早有所料,端正地坐在办公桌前静待他的到来。

“我们的机会来了Charles!”Hank有些激动,“这下魔法部有什么好说的了,那些摄魂怪本来就不值得信任!”

“我的朋友,”相比起Hank,Charles的眉头紧锁,可以说是愁眉不展了,“我想没那么简单。”

“为什么?”

“预言家日报向来都是什么都敢说的,他们连校长相关的毫无逻辑可言的绯闻都编造过,”Charles示意他坐下慢慢谈,“而这次我们都知道Harry的违规与摄魂怪的异动有关,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广而告之,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你是说,魔法部?”Hank想明白后气得脸都涨红了,“真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还在想怎么粉饰太平!不行,我们得去找他们说理,把他们留在那里太危险了!”

“James跟我说,他留下的震慑太深了,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回来了,”Charles摇摇头,叹道,“即使是傲罗中也有人觉得这不是真的,更何况那些只会坐办公室欺负欺负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学院派的人呢。”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说就这样干等着?等到他们杀回来然后去劫走阿兹卡班的囚徒然后带着他们颠覆整个巫师界?”Hank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他快要被那群尸位素餐的魔法部官员给气死了。

“当然不能干等,”Charles笑着说道,“我们不能放火,但是却能添柴,由我们说出来不行,但是他可以。”

他看向报纸,轻声叹息:“……他还只是个孩子。”

“接下来恐怕不会再有这么安静的早晨了。”

温暖的阳光穿透巨大的玻璃窗洒在两个对坐的青年身上,可是他们只从对方的眼里面看见了苦涩与挣扎,那温度无法染进他们的心里面。

暴风雨即将袭来。

 

Three years ago:

对于七年级的学生来说,考完了N.E.W.Ts考试后简直就犹如人生失去了意义一般,而当得知了成绩之后就一改之前的颓势,年轻人的鲜活再次回到了他们身上。

毕竟毕业考试,有部分学生没能通过的自然要拉着通过了的好友哭嚎诉苦,但是那些通过了的对那些需要留级重修的人除了因为重修魔药课的同情以外,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的。

他们将离开这里了。

James已经和Michael约好了一起参加傲罗培训了,经过一整年的苦修和来自拉文克劳级长先生的补课,他们俩都以近乎全O的成绩通过了考试,踏进了傲罗的门槛。

Charles为他们感到自豪。

他知道James对自己因为身体原因而不得不申请免试飞行考试而耿耿于怀,对于他的傻哥哥来说Charles即使是在拉文克劳也是最优秀的,他的成绩单理应是全O,当A出现在James的成绩单上他大约只会瘪瘪嘴,但是当A出现在Charles的成绩单上的时候他的反应简直和被人偷了袜子一样糟糕。

但是毕竟他志不在傲罗,飞行成绩的影响对他而言微乎其微,更何况以他的状况去参加考试A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马上就要毕业了,多笑笑吧,”Charles对自己成绩的不在意似乎令James更郁闷了,“最后的时间里别把不愉快的情绪留在这。”

Michael罕见地没有帮着Charles宽慰James,他这次坚定地站在好友身边:“等离校了以后去圣芒戈看一下吧。”

Charles看着他们,妥协道:“我知道了,你们天天都要说,别让我以后回忆起毕业的记忆全是你们的‘去看医生吧’。”

去不去其实无所谓对于Charles无所谓,其实他有时候也会希望那一天早一点到来。

等待是一件太过于辛苦的事,不论等的是人还是事。

“孩子们,”麦格教授拍了拍手掌,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请到我这边来,记得整理好着装,马上就要开始了。”

她就像是他们刚到的第一天的那个晚上,穿着她最喜欢的绿色头蓬和苏格兰大帽,手里面拿着卷成筒状的羊皮纸,只不过那一天是他们的名单,而今她已经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羊皮纸上的内容就变成了毕业典礼的致辞。

已经成人的学生们没有一个人反驳麦格教授的称呼,乖乖按照她说的排好队整理好衣物。不提年龄的差距,这恐怕是他们最后一次被叫做“kid”了。

当Charles路过她身边的时候麦格教授递给他一个关心的眼神,Charles回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紧跟着同学们一起步入了充斥着掌声的礼堂,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分别是第一第二进入礼堂就坐的学院,所以James和Michael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互动。

蜡烛和每个学院的幽灵一起在半空飘着,即使是皮皮鬼也没有缺席。

每一年的毕业典礼都标志着这些在这座城堡里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七年的孩子们长大成人,作为长辈,他们当然不会错过孩子们的成人仪式。

每个学院的级长都将代表学院上台做毕业演讲,Charles难得地有些紧张,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张薄薄的小纸片,上面密密麻麻挤满了小到难以辨认的单词,他皱了皱眉,突然觉得有些语句不够通畅优美,又觉得实在是有些繁杂,上台讲话也就几分钟,这太多了。

赫奇帕奇的级长的发言比格兰芬多的满篇我爱谁要正经许多,只是到最后大约是因为气氛太好,那个女孩子在台上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啜泣着说完了剩下的内容,Charles看她下台了就想站起来上台去。

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觉得眼前突兀地一黑,这是他每次腿部麻痹的征兆,幸亏经验丰富,他才没有摔倒,而是快速地凭记忆跌坐回了原位,只是手边的果汁不幸打倒了,亮澄澄的果汁淋在他的袍子上,洇出一片深色的污渍。

一片哗然。

虽然有不少不明所以的人以为这只是因为不小心造成的,但是大部分人听说过拉文克劳的级长身体似乎不太好,坐在Charles旁边的同学担忧地搀扶住他,好让他稳稳地坐在座位上。

James顾不得什么规矩就想往他弟弟那边跑,Michael因为背对着Charles不太好转身,只好紧张地看着James.

几位教授包括校长先生都在Charles跌下的一瞬间站了起来,这给James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他想他一直以来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都在瞒着他。

“好了,Mr.Xavier身体不好,久坐可能造成了他短暂的晕眩,请斯莱特林的级长先给大家做一下演讲吧。”

“Javier,”Charles苦笑着把他的演讲稿捏在手上,“我想必须得拜托Alicia做一下演讲了,我不太方便。”

Javier咬了咬嘴唇,把他手上的稿纸传给了隔了几个座位的另一位级长女士,Alicia一直关注着这边,接过演讲稿后对Charles做了个口型让他放心。

他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要不我陪你去医务室?”Javier提议道。

“不用了,”Charles藏在宽大袖子下的手紧紧攥着裤子,“谢谢。”

他食不知味地熬过了整个毕业仪式,之后谁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是恍惚着毫无记忆,虽然说他期盼着什么时候给他个痛快好不再提心吊胆,但是在这么个节骨眼发作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

James的眼神快把他给烧出个洞了。

 

“所以,你们就一直瞒着我?”平时一直嬉皮笑脸的人生起气来给人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Charles的态度明显是对此事默认了。“如果不是不得不坐这个轮椅你还打算瞒我到多久!”

“你要是那个时候知道了你会杀了Erik的……”

“我现在还是想杀了他!”James暴躁地吼出声,偏过头看见Michael那张和Erik一模一样的脸简直要迁怒到他身上去了。

Charles有些无奈,他想自己的墓志铭或许可以写上,Charles Francis Xavier,因毕业典礼瘫痪而被哥哥的怒火烧死。

“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接受它吧。”Charles有些无力地劝解道。

“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个混账绑到你面前让他给你跪下道歉,”James气得直哼哼,瞪了一眼旁边极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混账兄弟,“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没有!”Michael很明智地选择抛弃自己远在天边的亲生兄弟,“我们会一起成为逮捕他归案的傲罗。”

James瞥了一眼一脸歉意的Charles,心里面有些空落落的。

他太清楚Charles了。

如果Erik真的跪在他脚边的话,连一句道歉都不需要他的弟弟就会心软得一塌糊涂,虽然他会理智地将犯罪分子Erik送去监狱,但是他一定会原谅他所有的胡作非为。

他一直都知道,Charles爱惨了Erik,毫不自知。

---TBC---

评论(6)
热度(15)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