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

第十九章

Two years later:

还有不到十天就要开学了,而此时魔法部已经将对大难不死的男孩的诉讼提上了日程。

邓布利多拒绝了其他人的提议,选择与Harry Potter一起单独接受魔法部的庭审。

听说吼叫信已经寄往那个男孩的居所了,而自从他们的上次申诉后魔法部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他们透露出的信息不是一个炸弹,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石子,甚至不足以将涟漪扩散至整个湖面。

但是这种平静何尝不是暴风雨前那令人压抑的寂静。

宁静到虚伪。

 

Charles几乎能想象整个庭审的过程。从一开始魔法部就会咄咄逼人,而Harry是无法忍受他们为了维稳而做下的判决,最终魔法部将逼迫那个可怜的男孩说出摄魂怪的异动,然后他们会表现出不可置信,整个审判有极大的可能是以魔法部的恼羞成怒作为结束。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恐怕要等到神秘人真正回归并且出现在普罗大众面前时才能使自欺欺人的魔法部承认事实了。

“简直是昨日重现,”Hank苦笑着说到,理智告诉他这的确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格林德沃时期也是这样,魔法部还真是有着无比优良的传统。”

虽然是麻瓜出身,Hank的魔法历史课成绩始终保持着O的高分,他当初在课上学到那段历史的时候就对当年魔法部的做法感到非常不解,而面对现在的魔法部,他只能说是气结了。

“大多数人都习惯逃避过于残酷的事实,”Charles对此倒是一直保持着比较平和的态度,“虽然令人气闷,但是如果直面过惨烈事实的人们没能成为斗士,就会变成他们现在这样,逃避得更加厉害。但是他们总会看清事实的,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不要太着急了我的朋友。”

“可是这场庭审简直必败无疑,我也想像你一样气定神闲地待在办公室里改改试卷喝喝茶,”Hank依旧气呼呼的,“问题是我的女朋友还在里面关着呢!你是不急,我快急死了!万一那群食死徒越狱的时候……怎么办!”

Charles叹了口气。

他怎么不急呢,Erik也在里面啊。

 

Six years ago:

一直到快放假的时候Erik才真正从病床上醒过来。

之所以说是真正,是因为之前他虽然每天都有一些时候是醒着的,但是他的表现更多像是在梦游,没有完全清晰的意识和表达能力,最多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指令与需求。

而邓布利多在此期间帮助Charles暂时恢复了行走的能力。

是的,暂时。

诅咒根据威力不同具有不同的粘着力,一般说来威力越大的粘着力越弱,如果处理及时——来得及在它要了你的命之前——祛除就无甚大碍。

很显然这个的粘着力非同一般。邓布利多对此的解释是,这是一种出于折磨目的而被发明的魔法,虽然最终会夺走被施加者的性命,但是其过程才是真正目的。而且根据他的了解,这种诅咒的施加需要以施咒者付出不小的代价,一般这种连带施咒者也遭殃的都比普通的诅咒效力更强一点。

“至少我们知道那个混蛋至少得有几年恢复不了了,”邓布利多试图从这糟糕透顶的消息里剥离出一点点好处来,“你的项链恐怕让他吃了不小的苦头,诅咒的反噬可不是什么美妙的滋味。”

“Erik会这样也是因为反噬吗?”Charles问道。理清了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又再次获得了行走能力后让他的脑子也清晰了不少。

“恐怕是有些影响,”虽然邓布利多见多识广也不敢完全确定,“说实话,难得有我也不清楚的魔法。”

“那么那个方法……会牵连到他吗?”

“这我没办法给你保证,Charles,我很抱歉。”邓布利多摇头。

Charles皱了皱眉,还没有来得及继续追问下去就被风风火火冲进来的狮獾二人组给打断了。

“谢天谢地,Charles,你可以走了!你好了!”

Charles只是微笑,没有回答。

Michael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但是很快就被激动万分的心情给掩盖了过去,他和James这两天吃不好睡不好,两个人现在的模样都是胡子拉碴眼底乌青,现在直接去投火焰杯恐怕都会予以通过了。

James绕着Charles转来转去,直把人转得头晕眼花,还好Erik及时地醒了一下,打断了James。

Charles的反应很快,把放在床头施加了保温魔法的水和面包递给了他,Erik一个指令一个动作,面包吃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盯着Charles发呆。

“……Charles?”

“是我,你醒了?”Charles喜出望外,激动地想要握住他的手,再快碰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他手上都是东西,又立即收了回来。

Erik皱了皱眉,似乎很疑惑,表情变了好几次,最后停留在一个有些狰狞的表情上。

“走……”

“什么?”他的声音太小了,Charles听不见。

“离我远一点。”这句足够清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

James和Michael惊呆了,反应过来后愤怒的James撸起袖子就要揍人,Michael赶紧拉住他。

“有没有良心了!”James也不好在医务室里对一个神志不清的病号动手,使劲挣脱了Michael的禁锢后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再发作,只是愤愤不平地骂了几句。

Charles深呼吸了几口气,漂亮的蓝色眼睛已经蓄满了泪水,Michael有些手足无措,一方面他很清楚这是Erik的问题,可是对方不仅还躺在病床上,还是他的亲弟弟,虽然他也很想揍人,但是维护对方也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

只有邓布利多一直沉默着旁观。

“Charles,你还是先别太靠近他吧,”一说出这话Michael就被James赏了个怒视,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他现在脑子不是很清醒……”

“不。”Charles的拒绝干脆利落,“我不会走的。”

“Erik,”Charles也不管他手里都有些什么了,如果不是担心水会洒出来他恐怕会直接抱住他,“我不会丢下你的。”

“你不是一个人,我的决定就是这样,”只有他知道为什么Erik会说这样的话,“你永远也不会是一个人。”

当Erik的魔杖被迫指向他的时候,他也这样对他吼叫。

他咆哮着,额头上全是突起的青筋。

那声音里饱含着绝望,甚至是祈求。

他在求他远离他。

而Charles的决定也如那晚一样没有一丝一毫动摇。

他不会抛下他一个人,哪怕从他口中发出的咒语几乎要杀死他。

 

Three years ago:

“所以?”James双手环抱着放在胸前,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的弟弟,“你就站在原地等他打中你?事后还要安慰他、隐瞒他,你又不是欠他的!你居然还不让我揍他!”

Michael拍了拍他的背替他舒气,结果被James无情地打掉了手,还被无辜迁怒:“你也是!”

Michael无辜地瞪大了眼,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怎么了吗?”

“那个混账是你弟弟!”

他乖乖闭嘴,说实话这个理由的确让他哑口无言。

“这不是他的错,再说了你就算揍了他也没有用啊。”

“可是揍了他我能解气。”

“好吧,那你下次见到他就打他一顿好了。”Charles放弃继续争辩下去。他们已经这样车轱辘对话很久了,总是绕不开到底该不该打Erik一顿。

“那么,那个方法是什么?”

“邓布利多说,只要杀死施咒人,诅咒就会反噬到他身上,我就没事了。”

James听到这个答案之后和Michael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神色都很糟糕。

“咒语……是Erik发出来的,对吗?”

Charles垂下眼,很轻很轻地点了点头。

“那么……”James说不下去了。即使他再讨厌Erik也只是想打他的讨厌程度,如果说那个所谓的施咒人就是Erik的话想要救下Charles就要……

“其实情况没那么糟糕,”Charles笑着说道,“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实际操作人应该也不能算作是他,所以我们只需要打败幕后黑手就行了。”

“如果不是像你说的这样呢?”James很愿意相信这种说辞,但是理智总是在叫嚣着疑点重重,“如果……那你是不是就这样,这样……”

他连续尝试了几次都没法把“等死”这句话说出口,Michael难过地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Erik是他的弟弟,而Charles不仅是他的朋友,也是James的弟弟,不论是失去谁都是他无法承受的。他知道对于James也是一样的,虽然他经常嚷嚷着要逮住Erik那个混蛋把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他嘴里说的那么讨厌他,甚至可以说是很关心他。

他们甚至没有办法怪罪任何一个人,无论是Charles对于Erik过分的纵容还是Erik的不告而别,因为一切都如同命运女神开的玩笑一样。

他们的友情,爱情,以及所有痛苦。

除了祈祷,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我会把他抓回来的。”Michael说。

“我和你一起。”James吸了吸鼻子,道,“就算没有办法……至少要让他给Charles道歉。”

“还要让他给Charles做牛做马。”Michael补充道。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12)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