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一章


Three years ago:

雪停了两个小时左右又开始下了,Charles捧了一杯热茶缩在扶手椅里,目光远远地落在窗外的世界,腿上盖了一条毛毯,颜色和窗帘有点像,不过更浅一点。

Hank推门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他犹豫了一下才故意加重脚步好惊扰到Charles,提醒他有人来了。

“平安夜快乐。”Hank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Charles的对面,座位面前摆了一个空的杯盘,好像是早早就准备好要招待他一样。

“马上就过了,”Charles微笑着摇头,“很快就是圣诞节了。”

“唔,待会儿才说圣诞快乐,”Hank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数字,指针滴滴答答地挪动着,不一会儿就时针分针就贴在了一起,“现在该说圣诞快乐了。”

Charles笑出声,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将茶壶把推到Hank的方向:“你自己倒一下吧,我没想到这时候你还会回来。”

“你为什么还不睡?”Hank问道,“Raven和其他几个格兰芬多要开什么party,说是女孩子的话题,把我赶回来了。”

“我只是有点……睡不着,”Charles又把茶杯圈在了手心里抱在怀里,“再说了,这么美妙的夜晚,用来睡觉有些太浪费了。”

Hank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低头抿了一口茶,他知道Charles泡的应该是大吉岭,这对于他这种味觉不灵敏的人来说有一些浪费,他不懂茶的好坏,只知道能喝和不能喝的区别。如果他是Erik Lensherr应该就可以就茶的种类、喝法还有配套茶具的事聊上一整晚,但是他不是。

“真漂亮啊。”Charles感慨了一句,声音低得几乎是一声叹息、

Hank抬头看着头顶飘着雪的星空,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雪还是停着的。”

Charles伸手去碰那些飘飞到他头顶就要消失的雪碎,试图抓住一两点零星的雪花。他其实很清楚那些只不过是魔法制作的幻象,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那些细小的碎片看起来触手可及,他总要试试看才知道抓不抓得住。

Hank盯着他看,突然闷笑出声,Charles奇怪地问道:“我怎么了吗?”

“不,你很好,只是,哈哈,”Hank脸颊泛起红晕,“你现在好像我奶奶。”

Charles在座椅中挪动了一下,审视自身有哪一点令Hank联想到那个老人家。他见过Hank的奶奶,Hank的床头有一张他的全家福,麻瓜们特有的定格照片,当初还引起了寝室内部的一阵麻瓜相机风潮。

“我不觉得我哪里像你的奶奶,”Charles语气严肃,不过表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的头发还很浓密而且颜色光泽都非常地令我满意。”

Hank揉了一把鼻子,道:“你知道吗?我奶奶也有一条蓝色毛毯,不过比你这个旧且廉价多了,而且每个冬天她都和你一样,把毛毯盖在腿上所在靠近壁炉的沙发里然后一脸向往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我是个老人家吗?”Charles放慢了语速,挑起眉毛,似乎是Hank再有一句不对就要跳起来去掐他的脖子。

“没有没有!”Hank举起双手,讨饶道,“好了,我错了,早点睡Charles,我要去睡觉了。”

Charles点点头,微笑着和Hank互道晚安,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休息室。

静静地坐在椅子里,Charles短暂地回了一会儿神。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

不会有人从寝室里突然冒出来,也不会有人敲响休息室的大门了。

他把手揣进毛呢外套的兜里,把自己塞进沙发里蜷成一团,楞楞地看着窗外发神。

一切似乎都和以前的每个冬天一模一样。

 

Six years ago:

圣诞节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孩子们还是回到了霍格沃茨照常上课,但是每个人的心思却都不一定是在课堂里。

Charles站在走廊拐角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连有人走近都不知道。

"Charles!"

"哇,"Charles吓了一大跳,难得在他的脸上找到慌乱的表情,"Erik!你吓到我了!"

"是你太入神了,我叫了你很多声,"Erik瞥了一眼他的手,"你妈妈的项链?"

"是的,"Charles把项链塞回毛衣里,冰冷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我有点焦虑,不明原因的那种,它能让我平静下来。"

Erik不置可否,他从来不信占卜预言那一套,Charles很了解,也从没有试图过让Erik相信他的母亲是一位多么杰出的预言师以致于让Charles连她的遗物都迷信有什么趋吉避凶的能耐。

现在是晚饭时间,很少有学生在教学区游荡,两个人一路沉默着走着。

自从圣诞夜James和Michael向他们坦白之后,Erik就决定要去看一看那面据说可以看到去世亲人的神奇魔镜,Charles心里的焦虑却在不断累加,简直就像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喊一样。

在他的印象里,Erik并不是什么看重亲情的人,如果他真的很重视那些情感的话也不至于和Michael的关系那么僵硬了,而据他所知,Erik对于他和Michael共同的父亲Jakob甚至称得上是憎恶。

唯一的解释或许就是他们的母亲了。

Charles不自觉地抬手按住胸口,Dora留给他的项链已经被捂热了,隔着厚重的衣物几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现在他们已经靠近James他们给的地址了,再往下穿行一段路应该就能看见那面神奇的魔镜了。

Charles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不适,跟上了Erik的脚步。

远远地Charles就看见了那面镜子——或者说是被黄得快要发霉的旧布盖起来的巨大物体——它隐藏在一个墙面的凹陷处,但是过于庞大的体型让它无法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不知道为什么它被藏在那么人迹罕至的地方,Charles相信邓布利多对于一切布置都是了如指掌且都思虑周到的,或许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面镜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

他看了一眼眼睛都快黏在上面的Erik,默默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只是看一下而已,James和Michael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或许是他杞人忧天了。

真正到了那面镜子之前才发现,那面镜子高大得惊人,Charles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顶部,它似乎是顶上了天花板,底座却很低,没有被遮住,两只雕琢精致的爪子支撑着这面巨大的镜子。

Erik回头与他对视了一眼,上前一把掀开了那块布料。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Charles摇摇头,“可能是这面镜子有很多制作人。”

Erik没有多想,连拉文克劳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也没必要再深想。

然而Charles的视线却在那一串字母上逗留了很久,他思绪混乱,大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搅糊了一样,直觉告诉他这是有深意的,可是他完全无法思考。

这加深了他惴惴不安的心情。

“我想我们应该⋯⋯”Charles收回目光,终于忍不住开口要提放弃,然而视线扫过镜面时看见的一切让他再也没法移开目光。

他对James的印象更多的还是他的哥哥James,而作为父亲的James却是一种极度匮乏的形象,除了作为遗物留下的几张相片,他仅存于Dora的口述和昔日的日记本中。

相比起Charles,似乎James更加执着于父亲的存在,毕竟他们共用同样的名字,即使是Charles自己也以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亲生父亲有些亲情淡薄——毕竟比起James,Orion陪伴他们的时间更久也更加具体,更何况他的姓氏Xavier也是属于Orion的。

直到现在——他在听过James的描述后的所有关于真假的质疑都烟消云散——那个从来只在相片里搂着Dora朝他微笑的James对他眨了眨眼。

——Charles是James给你选的名字,他很喜欢这个名字,他觉得取这个名的男孩子不仅会非常聪明,还很善良。

——他很爱你们……虽然他不能真实地陪伴在你们身边,但是他一直都会在的。

“……Dad?”

“Charles,”他听见了他的声音,“你长大了。”

“Erik……”Charles颤抖着去抓Erik的袖子,慌乱地看向他,“你看见了什么?”

Erik小幅度地颤抖了一下,张开嘴卡了一会儿壳,绿眼睛亮得可怕:“我……我看见我六岁时的生日会,我和……他们所有人。”

“我看见了我爸爸……他叫了我的名字,”Charles克制住自己再看向镜子的冲动,“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谁在跟我说话——不是他,是另外的谁。”

Erik听他这么说,皱起了眉头:“你是不是压力太大或者太紧张了?这几天你都有点,嗯,神经兮兮的。”

“不……”Charles看向那面魔镜。James依然站在金色边框内的世界对他微笑,可是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想我们应该离开。”

“Charles……”

“Erik!”Charles大声打断了他,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痛苦的神色,“求你了。”

Erik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留恋地看了一眼镜子,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吧,等你好一点……”

---TBC---

很抱歉拖了那么久,之后大约一年都会为我的专业考试备考,所以不敢保证更新速度……如果有小伙伴有微博账号可以告知,我会在更新时进行艾特。

评论(6)
热度(19)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