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e es el hombre al que siempre amo

【EC/鲨美】sometimes,some people&some love(HPau)

第十五章

Four years ago:

魔药教室常年散发着不受欢迎的气味,对于Charles而言这种气味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谁都知道拉文克劳的新任级长是一个格外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即使是在学术氛围浓厚的拉文克劳也不多见,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去找斯内普教授寻求小灶。然而事实上Charles并没有那么热爱魔药课,要知道每次他也不过是擦着及格线低空飞过魔药考试而已。

大家沉默着看着那锅看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药水咕嘟咕嘟冒着粘稠的泡泡,两年来他们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了,Charles发誓他连加了蟾蜍的可怕偏方都试过,只有鬼知道他到底在厕所里吐过几次,或许最后他的墓志铭上会写着,Charles Francis Xavier,死于魔药试剂实验。

闭着眼睛捏着鼻子喝下那管试剂,Charles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开始了习以为常的抽搐倒地,等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叹了口气,道:“我想是时候放弃了。”

斯内普挑了挑眉,他很少在场,按照他的性格他很不乐意参与这类活动,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几次的魔药炼制难度不小,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同意泽维尔先生的观点,”他说,“按照我的理解,他最有效也是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记载的办法,像这类诅咒想要使用魔药……很难。”

“明年就是N.E.W.Ts考试了,我想不要再浪费时间了,”Charles说道,“至少让我毕业吧,最多不过回到原来的状态。”

“最多是你会死,”邓布利多不客气地说道,“Charles,即使你当时活了下来,可是如果不解决的话,最多三十年,你就会死。”

所有人都听出来他生气了。虽然到底是因为Charles的放弃而生气还是因为对事态无能为力而生气,只有他自己知道。

Charles低下头,他摸了摸那块破损的托帕石,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色泽逐渐变得越加灰暗了。

“魔法部不相信有流窜在外的食死徒胆敢闯进来,我们当初又压下了事情,为了保护……傲罗那边的工作很难展开,”麦格教授说道,“按照记载上说的,施法人死亡,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难道我们要等那个可恨的恶徒自然死亡吗?”

“至少让我毕业,”Charles插话道,“既然前途一片黑暗,那多活一天算一天吧,至少在毕业的时候我还死不了不是吗?”

他拍拍身上的斗篷,上面有刚刚在地上抽搐时沾染的灰尘,礼貌地同所有人道别:“还有,别告诉James我会死,就说我的病其实没有治好就可以了。”

“三十年后,他怎么会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死亡的呢?”

 

Now:

“Damn it!”中年男人愤懑地扯下全是碎石块和落灰的帽子,跳着脚骂道,“你们都被炸傻了吗!敌袭!敌袭!”

“恕我直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您没必要这么紧张,”另一个年级稍微大一些的男人淡定地擦拭着桌面上泼洒出的咖啡污渍,“让他们两个人出去看看吧。”

话音刚落,安全屋的玻璃就被炸碎了,现在他也顾不上擦桌子了,吊顶的假劣水晶吊灯摇晃着甩了一会儿,砰地砸了下来,留下一地玻璃渣。

“这还不是敌袭是什么!全部出去!肯定又是兄弟会那群吃饱了撑的泥巴种!”

“很抱歉,先生,”Michael强忍着揍他的冲动大声道,“我们的任务时保护你们的安全,不能留下你们单独在室内。”

“只有两个傲罗怎么保护安全?!”中年男人秃顶了的头皮都要涨红了,“魔法部这群吃咸干饭的!这叫什么回事!把那群泥巴种统统给我扔进阿兹卡班去!”

“不好意思打断你一下先生,”James一脸微笑地凑过来,“你看外面是什么?”

中年男人看见这张突然凑近的脸楞了一下,皱着眉头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下了骂声,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肥腻的倒地声响起,另一个人怔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James痛快的一个手刀,和他的同伴到地板上作陪去了。

“好了,带上他们转移吧,”James拍拍手,“待会儿就说是兄弟会的火力太猛把他们砸晕了,别把我供出来。”

Michael笑着把倒在地上的巫师抓在手里,紧跟着James使用了移形换影。

幸好这个安全屋距离魔法部比较近,即使带着两个昏迷过去的人使用移形换影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如果更远一点的话James就没法这么帅气潇洒地为自己的男朋友解围了。

“天哪!你们这是怎么了!”一进大门就有人注意到了灰头土脸的两个人,和他们手上一点都不温和地被提着领子的两位纯血巫师,傲罗办公室前不久才开始陆陆续续派人前往一些已经没落人员不足的纯血家族进行安保工作,不少傲罗都受了这些半吊子纯血巫师的气,看他们被这样对待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兄弟会的又来炸房子了,”Michael把死沉死沉的两个人往地上一扔,“这两个人一被炸就晕了。”

“是啊,兄弟会的火力也不是特别猛,本来可以很快就回来的,结果他们俩昏了,我和Michael一路拖着他们回来太危险了,我差点都被打中了呢,你们看,我脑袋上是不是有个包?”James的表情毫无破绽,十足十的委屈,他一向靠着演技和欺骗性十足的脸蛋把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吃得死死的,他一说话所有人都愤怒地盯着昏迷在地的两位巫师,视线灼热得让他们在昏迷中都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

“嘿!你们都围着干什么呢!兄弟会都要把天给掀翻了!你们还想不想要傲罗的工作了!”

众人迅速自顾自地低下头拿上魔杖往外面冲,爆炸声逐渐清晰了,他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回与往些时候有所不同——不只是示威,还有真正意义上的行动。

虽然平时没有工作的时候傲罗们大多都不是什么很正经的巫师,但是在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维护巫师界和平的利剑。

“我们去西边,福利院在那。”Summers兄弟先冲了出去。

“那我们去北边。”

“我们去伊斯灵顿那里。”

“记得守好界限!别让那群混账东西把我们暴露给麻瓜!”主任暴躁地冲他手底下的这群小屁孩儿吼到,天知道这群才毕业没多久的孩子们有多难管。

“至于你们两个,”他额角抽搐地看着快要醒过来的两位男巫,“这里就交给我了,去解决你们的事吧。”

“好的。”James和Michael对视一眼,舔了舔嘴唇。他那些小把戏自然是瞒不过经验老道的主任的,在被问责之前,先立点功,这样一向对后辈照顾有加的主任就不可能责怪他们了。

“去哪里?”James问道。

“我也不知道Erik会去哪……总不会抢银行就是了。”

“你是他哥哥,”James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我知道Charles一难过就会躲进壁橱里一样,你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他最厌恶的地方,最有纪念意义的地方……”James说到,“我们要比谁都快,他落在我们手里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是最好的结果。”

“呃……福斯蛋糕店?莫利亚孤儿院?”

“那就一个个找吧,”James冲他眨眨眼,蓝色的眸子里全是温和闪耀的琐碎星屑,“我们总会找到他的。”

 

“Hank!”Charles挡住了大门,“你不能出去!”

“别拦我Charles,”Hank脸颊上的肌肉咬得很紧,“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的话。”

“正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不能让你出去,”Charles态度坚决,“一个草药学教授是疯了才会往战区跑!就算我让你你也不能出霍格沃茨,现在正是戒严时期!你出不去的!”

“可是Raven在那里!”Hank气得大吼大叫。如果不是因为宿舍都有施加隔音魔法恐怕他们早就引来了费尔奇先生了。

“Michael和James也在那里,”Charles试图说服他,“请你相信他们能安全地把她带回来,好吗?”

“……对不起,Charles,我没有你那么理智,”Hank的镜片反射了月光,冷得浸人骨冷,“我爱她,我绝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那些。”

“James是我的哥哥!”Charles似乎听出来了他的未尽之意,抓住轮椅扶手的手骨节都泛了白,颤抖着嗓子嘶哑道,“你就当我是没有心的吧,你别想越过我走出这道门。”

“我会的。”

“那你就尽管来试吧。”

---TBC---

这个更新速度我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评论(5)
热度(15)
© meihua7 | Powered by LOFTER